• 新时代·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江苏嵌套--江苏频道--人民网 2019-10-15
  • 中共山西省委组织部公示 2019-10-12
  • [雷人]然后大家都一起跟你一样混起? 2019-10-12
  • 我省将建教师个人师德报告制度 2019-10-11
  • 中央纪委公开曝光八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2019-09-18
  • 发展各种大小服务业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2019-09-07
  • 孟祥锋出席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2018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并讲话 2019-09-07
  • 作家们的旅行路线 是一部文学星球旅行指南 2019-09-03
  • 端午小长假昌吉市将启动百日文化旅游活动 2019-09-03
  • 候选案例:“天使之心”儿童先心病救助项目 2019-09-01
  • 构建智慧城市 香港先行一步 2019-08-27
  • 奥运冠军寄语Running Together国际迷你马拉松—在线播放—《奥运冠军寄语Running Together国际迷你马拉松》—体育—优酷网,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2019-08-25
  • 球迷高速公路停车看球 交警护送下高速 2019-08-25
  • 岭南佳果飘香 周边摘果正当时 2019-08-21
  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这种逻辑是你当年生sj病住院时向你同室的“病友”学来的吧!哈哈哈哈! 2019-08-13
  •     “……”萧然。

        浴火无处发泄,对于男人来说,这绝对是人间极刑。

        关于这点,宴兰城太有体会了。

        与言慕烟谈恋爱之前,还好。身边没有能入得了眼和心的女人,自然是不会往那方面去想的??墒侵?,他真是特别害怕惹得言慕烟生气。那女人但凡生气,不要说进卧室,他连她公寓的门,都进不了。

        本来跨国恋,便相思磨人,十天半个月未必能见上一面。言慕烟从来不会主动去趟M国找他,皆是他趁着出差,或是霍寒景有事的时候,飞来S帝国,好不容易见上面,却被关在门外,那种感觉,真心太糟心了。

        其实宴兰城的脾气很大。以前,他也不是没有交过女朋友。却没有哪一任能像言慕烟这样,把他吃得死死的。无论她发脾气的原因,如何的难以理解,最终都是宴兰城主动投降。

        看着霍寒景阴沉着欲吃人的黢黑俊脸,而坐在他右手边的时念卿,则是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,宴兰城忍不住在心里狠狠谈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大丈夫,能屈能伸。该硬则硬,该软则软。他们景爷,这是什么操作?!人都气哭了,居然大气都不出一下?;蛔鏊缋汲?,估计都在言慕烟面前跪下了。这样僵持下去,后面估计有得受的。

        S帝国,天气刚转凉那会儿,他因为抽烟的事儿,惹得言慕烟不开心,他费了很大的心思,才抖得她破涕为笑。那时,他刚松了口气,结果言慕烟却拿来手机,给他看了网络上最近流行的一句话: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。

        那时,他魂都吓掉了。

        言慕烟则是满眼狡黠地说:“姓宴的,我郑重警告你一次,你再惹我,我就让你葬身火葬场?!?br />
        当然,不可否认,此时此刻,宴兰城心里还是有点兴奋与愉悦的。

        他再次在桌下,撞了撞萧然的胳臂,然后压低声线,从喉咙里发出只能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:“景爷平日总是一副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的模样,却没想到,现实中,也有如此接地气的一面。我还以为,只要是个母的,但凡霍寒景抬了下眉头示意,那些母的都会发疯般朝他扑去呢。原来,他也有被人冷落与吃瘪的时候。只是,时念卿怀着孕呢,他会不会太饥渴了?!”

        萧然动了动嘴皮子,回应他:“能不饥渴?!”

        简短的四个字,却一下戳中宴兰城的笑点,没能控制住自己,一个“噗嗤”笑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笑声,在安静死寂的餐厅,显得有点刺耳。

        在接收到霍寒景冷嗖嗖的阴鸷目光的刹那,宴兰城立刻敛住脸上所有的笑意,表情有点尴尬与无辜地替自己辩解:“不好意思,刚刚有点失态,爷,我绝对没有嘲笑你的意思,绝对没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霍寒景。

        午餐之后,霍寒景与宴兰城萧然等人,一起去了书房。再次下来,是一个半小时后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换了正装,拿了外套,目不斜视从她身边走过,带着满身的冷漠,直接离开总统府。

        午餐结束后,时念卿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        看着他那冷漠得令人发指的模样,心情瞬间糟糕到不行。

        她怀里抱着沙发抱枕,漆黑的视线,直直盯着霍寒景那挺俊的急速离去的背影,她拽着抱枕的手指,力气大得手指都泛白了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离府之后,她也一直保持着不变的姿势,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        后来,桐姨端着营养粥,去到餐厅:“时小姐,午餐我见你没怎么吃东西,喝点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时念卿微微回过神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之前出神太厉害,还是其他缘故,她眼睛竟然酸疼得特别厉害。

        桐姨看见她这模样的时候,吓坏了:“时小姐,你怎么了?!”

        时念卿从沙发上站起来,勉强扯了扯嘴唇:“没事,就是刚刚在想事情。我有点累,先上楼去睡会儿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不等桐姨再回应,时念卿已经快速朝着楼梯走去。

        桐姨看着她的背影,愁到不行。

        中午,时念卿起床后,她曾亲自领着两名女仆去霍寒景的房间收拾。

        打扫卫生,以及清理生活用品的时候,她发现放置在床头柜里的避孕盒,开封了,而且里面的TT少了两只,那时,她还万分欣喜。

        既然两人都走到这一步了,显然是已经和好。

        可,怎么……

        桐姨觉得自己的这颗心,已经被操碎成渣了。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三楼主卧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蜷缩在宽阔得有些过分的大床上,她裹着黑色的被褥,嗅着上面还残留着霍寒景身上好闻的味道,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。

        她闭着眼睛,一直躺到下午四点,仍然没办法入睡。

        后来,她干脆给苏媚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苏媚应该是真的生气了,完全不接她的电话。

        她反反复复打了很多遍,都处在无人接听的状况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默默从床上坐起,靠在床头柜上,然后点开微信,想要给苏媚发消息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她编辑了一条,又删除一条,浑然不知道应该跟苏媚说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苏媚,肯定是特别生气,特别气愤,绝对她特别没有骨气。

        这个节骨点上,她要不要等她稍稍冷静一会儿?!

        晚餐,只有她和霍时安用餐。她仍然食不知味,没有一点胃口?;羰卑哺惺艿剿樾鞑欢?,想方设法讨她开心。后来,他还拿出自己的电子手表,当着她的面,给霍寒景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在那头,显得很沉默。

        霍时安询问他几点回家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缄默许久,才冷冷淡淡说了句:“有紧急公务,今天不回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听了这话,立刻失落得垂下眼眸。

        桐姨立在旁边伺候。

        瞅见时念卿沮丧的模样,想要询问时念卿,两人吵架的原因。然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过问。

        在这座繁华的府邸,很忌讳佣仆询问主人的私事儿。

        晚饭后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陪着霍时安洗澡。

        她现在肚子大了,亲力亲为,有些不切实际。所以,她只是坐在宽大的浴室,默默陪着霍时安。

        洗了澡之后,她则是躺在他的床上,拿了童话书,给他讲故事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之前跟她提过:睡前的童话故事,能免,则免。孩子若想听,给他多念念英文读物,历史传记等等。

        她觉得那些东西,太无聊,会剥夺了孩子的天性,便没有同意。

        反正霍寒景从来不会参与霍时安洗澡,以及睡前读物。

        她一直都是偷偷给他念童话故事。

        “妈妈,你是不是还在因为跟阁下叔叔吵架,不开心?!”霍时安靠在她的怀里,突然打断她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浑身一愣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:“妈妈没有与你父亲吵架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骗人?!被羰卑蚕攵疾幌?,直接戳穿她,“午餐,阁下叔叔不吃你夹的菜,还赌气丢地上,已经说明一切了。而且,这个童话故事,你跳了三个地方,每次都跳了一大段,说明你心不在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咬了咬嘴唇,“那我是有点累,所以没办法集中注意力?!?br />
        霍时安往她怀里拱了拱:“妈妈,如果你累了,那就不要念了。反正今晚,阁下叔叔不会回来,你就陪着我睡觉,行吗?!”

        说着,霍时安像只小泥鳅一样,滑进被窝里,然后睁着亮晶晶的眼眸望着她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瞅着那满眼期待的小模样,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。不过,她却拒绝了:“安安,你已经是五岁的大宝贝了,要像个小男子汉一样,学会自己睡觉?!?br />
        霍时安有点不开心,嘴巴翘得又高又长:“那妈妈为什么要挨着阁下叔叔睡?!他还是大男子汉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被霍时安的话,给弄得有点哑口无言。这怎么回答啊。

        她想了想,然后很认真地说:“大人结婚之后,都是要睡在一起的。等安安长大了,有了自己喜欢的人,等你与自己心爱的人结了婚,也会和她一起睡觉,而且,也只能和她一起睡觉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和阁下叔叔睡觉,他会欺负你吗?!”霍时安眨了眨眼睛,很天真,很认真地问。

        “阁下叔叔,怎么会欺负妈妈?!”时念卿想都没想,直接回复他。当然,她也觉得很奇怪,好端端的,霍时安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。

        哪知,霍时安又翘了嘴巴:“妈妈又骗人,明明昨天晚上,我听见妈妈对阁下叔叔说的‘你弄疼我了,轻点’。阁下叔叔脾气那么臭,他怎么可能不欺负人?!今天上午的英语课,我就念错了一个句子,都快被他批评得成筛子了。妈妈,阁下叔叔就是个大坏蛋,你不要挨着他睡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“噌~”的一下,时念卿的脸,瞬间红得都快要烧起来。她皱起眉头,尴尬又无语地盯着自己的儿子,“霍时安,你哪听见的那些胡言乱语?!”

        虽然,霍时安住在二楼,只隔了一层,但是,总统府的房子,隔音效果,很好。

        他怎么可能听见一些声音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真的羞愧啊。

        霍时安说:“昨天晚上,我半夜醒过来,有点害怕,想要去楼上找你。结果,刚走到阁下叔叔的房间门口,就听见你的呼喊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的脸,应该不是单纯的火辣辣地烧了,应该是能彻彻底底燃烧起火苗了。她咬着嘴唇,望着满脸天真的孩子,思索了半天,才语言苍白地说,“安安,以后晚上,没事,能不能不要随便上楼?!?br />
        霍时安翘了翘小嘴:“我不上楼的话,阁下叔叔欺负你,我都不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安安,你父亲没有欺负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你怎么会喊疼?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,完全没办法回答。只是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地望着自己的儿子。

        霍时安又问:“妈妈,阁下叔叔,把你哪里弄疼了?!以后,你离他远点儿?!?br />
        时念卿觉得,今晚没办法和霍时安好好聊天了,索性催促他赶紧睡觉,自己则快速上楼了。

        被自己的儿子撞见,真的……不仅仅是尴尬。她心里的感觉,无法言喻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也是。

        哄她的时候,说得好听,温柔点,轻点,可后来,完全有点失控了……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晚上十点。

        苏媚不仅不接电话,还直接把她的电话挂断,她再次打过去的时候,提示……关机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当即懵了。

        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时念卿想都没想,直接冲到衣帽间,换了衣服就要出门。

        原本,她想要让桐姨备车的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转念一想:桐姨备车,肯定会惊动霍寒景。

        而霍寒景之前跟她说过,既然不去M帝国,那近期,都不要离开总统府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心急如焚。

        完全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离开总统府时,她的手机,突然响了。

        是个陌生号码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觉得有点奇怪。

        这大半夜的,怎么会有陌生号码打进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迟疑多久,接通的刹那,便听见熟悉的男性声音,低低沉沉从听筒里传来:“喂,时念卿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宫梵玥?!”时念卿辨别出宫梵玥声音的时候,很是错愕。她明明存了他的手机号码,好端端的,他怎么用陌生号码打过来?!

        宫梵玥见自己用陌生号码打过去,时念卿终于接听了,忍不住冷冷勾唇:“你把我拉黑了?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不仅错愕,是有些听不懂宫梵玥在说什么,“我拉黑你?!拉黑你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电话号码,以及微信?!惫螳h回复她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啊?!笔蹦钋湟槐叻袢?,一边开了扩音,去翻找微信,以及电话薄,在看见自己手机,并没有把宫梵玥拉黑的记录时,这才回复他,“我没有拉黑里,微信和电话薄里,都好端端的,没有删除,或是阻止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宫梵玥那头缄默许久,这才传来低低淡淡的声音,“那,可能是我这边不小心弄错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宫梵玥却是嘴角都往下弯了下去。时念卿手机没问题,那,只有一种可能:是通讯公司,阻止了来电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自然没有那个权力,也没有理由那么做。

        唯一的可能性是:霍寒景。

        那男人,真是……

        宫梵玥坐在驾驶座,单手撑着额头。这两天,他一直打不通时念卿的电话号码,发微信消息,她也不予理会。最开始,他以为她心情不好,没有心情理会这些???,过了两天,她的手机,还处在这样的状态,便显得有点诡异了。

        原来,梗在这里。

        宫梵玥抿了抿嘴唇,听见听筒里传来时念卿的声音,他淡声回复:“我在总统府门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总统府门口?!”时念卿很愕然。

        “出来?!惫螳h说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下意识皱眉。思考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答应了:“好,你等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桐姨那边不好出车,既然宫梵玥来了,她可以搭她的车,回时家看看苏媚。

        反正霍寒景今天又不会回来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想,时念卿顺手拿了包包,把手机放进包里,便快速下楼。

        原本,她还有点担心被桐姨撞见。

        好在,这个点,桐姨正在偏殿指挥佣仆打扫卫生,她很顺利地溜出主宅。

        在大门,她被拦住,是很正常的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她对警卫说:“我朋友开车过来,我就过去打个招呼,说说话,一会儿就回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警卫有点犯难。

        前天,保卫队长亲自下的命令:任何人都不能私自放时小姐出府。

        他犹犹豫豫,不知道应该怎么做。

        正犯难的时候,他瞧见不远处的黑色车辆,驾驶座的门,被推开,宫梵玥一身挺拔的藏蓝色着装,从车里钻出来,然后迈着修长的腿,一步一步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副统大人?!本拦Ь打ナ?。

        宫梵玥见他拦着时念卿不让出来,皱了皱眉头:“这事,总统大人若追究下来,我全数承担?!?br />
        最后,警卫还是放了时念卿出来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有点激动。

        从大铁门钻出来后,她立刻朝着宫梵玥大步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找我,有事吗?!”时念卿询问。

        宫梵玥瞄了警卫一眼,便示意她往车那边走。

        两人停在车子旁边的时候,他这才问: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在时念卿的印象里,宫梵玥是那种直言不讳的性格???,这会儿却是吞吞吐吐的样子。她皱起眉头,狐疑地望着他:“怎么了?!”

        宫梵玥想问她,有没有事。除了这么大的事,心里应该挺难受??墒?,看见她好端端地站在那里,脸上也没有任何的异常,他索性不去提了。免得谈论起这样的话题,让她又不开心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宫梵玥淡淡扬起嘴角:“没事?!?br />
        时念卿一边点头,一边绕去副座:“对了,你来得正好,我想回一趟时家,你能不能送我过去?!”

        宫梵玥走到驾驶座,伸手去拉车门:“回时家?!”

        现在这节骨眼上,最好还是不要住外面。

        宫梵玥刚要说点什么,时念卿回复道:“我惹苏媚生气了,还挺严重的,想回去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宫梵玥点头应允。

        看着时念卿坐进车里,看门的警卫,眼睛都红了。不是说,说说话就回来吗?!怎么都坐车里了?!

        眼看着宫梵玥启动了车辆。

        警卫看见苗头不对,想要冲过去阻止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显然晚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,跑过去的刹那,宫梵玥则是一个漂亮的摆尾,方向盘再一转,掉了个头,车子就像离弦之箭,眨眼的功夫,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      警卫,傻眼了——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第二帝宫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忙完政务,时间已经不早了。

        徐则收拾好文件,同时打算去办公室的休息室整理下。

        谁知,霍寒景却拿了车钥匙。

        “爷,你要去哪?!”徐则问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没有理会徐则,拿了车钥匙和外套就要离开。

        徐则见了,立刻跟上去:“晚餐,你喝了不少酒,这个时间点,酒还没褪。我开车送你吧?!?br />
        霍寒景没有同意,也没有拒绝。

        两人乘坐电梯,去到地下室。上车之后,徐则询问霍寒景的去向,可是,今天话语少得触目惊心的霍寒景,仍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徐则立刻忐忑难安了。不说地址,这是要他把车开去哪里?!

        不过,徐则还是暗暗揣测了一会儿,最后小心翼翼,把车往总统府的方向行驶。宴兰城与萧然都离开S帝国了。今天本来休假,临时有紧急事务,霍寒景处理之后,这会儿也没有其他的安排。除了总统府,好像也没别的地方可去。

        在车子驶入高速之后,霍寒景也没有出声阻止,徐则从后视镜瞄到霍寒景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异常,在觉察到自己行驶对了霍寒景心里的路线,徐则忍不住狠狠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一路畅通无阻。

        在徐则以为能一直这般太平抵达总统府的时候,事态却来了个急转弯。

        下高速,驶入伫立着总统府标识的环山公路后,黑色的轿车,急速穿梭。

        行驶过,挡住总统府前方的一座山坡后,道路变得平坦。

        徐则刚要提起车速,可没开几秒,却发现宽阔的道路上,赫然??孔乓涣窘纬?。

        起初,他并没有在意。

        直到,雪白的灯光,投在车厢里,他看见驾驶座与副驾上,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时,他吓得猛踩住刹车,眼瞳,都在顷刻一瞬,惊恐瞪至最大。

        而,过于沉默的霍寒景,靠在车座上,闭目养神。徐则的紧急刹车,使他整个人都往前倾去。

        一整天都无处发泄,压抑在胸腔内的怒火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,霍寒景终于爆发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徐则——?。。?!”霍寒景从来没有用这般愤怒的语气,呼喊过徐则的名字。

        徐则魂飞魄散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发现徐则的异常时,顺着他惊惧到极点的目光看去,识别出宫梵玥的座驾的刹那,他也清晰看见车厢内的情况……

        第一次,霍寒景如此这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几乎顷刻之间,他五脏六腑噼里啪啦全炸了。

        徐则感受到霍寒景阴鸷的目光时,魂魄都在荡漾。

        他声音有些发抖,想要询问霍寒景怎么办。

        谁知,霍寒景突然拉长着玄寒的低沉嗓音,满是狠戾与杀气地命令道:“撞过去——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徐则?。。。。?!
  • 新时代·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江苏嵌套--江苏频道--人民网 2019-10-15
  • 中共山西省委组织部公示 2019-10-12
  • [雷人]然后大家都一起跟你一样混起? 2019-10-12
  • 我省将建教师个人师德报告制度 2019-10-11
  • 中央纪委公开曝光八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 2019-09-18
  • 发展各种大小服务业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2019-09-07
  • 孟祥锋出席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2018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并讲话 2019-09-07
  • 作家们的旅行路线 是一部文学星球旅行指南 2019-09-03
  • 端午小长假昌吉市将启动百日文化旅游活动 2019-09-03
  • 候选案例:“天使之心”儿童先心病救助项目 2019-09-01
  • 构建智慧城市 香港先行一步 2019-08-27
  • 奥运冠军寄语Running Together国际迷你马拉松—在线播放—《奥运冠军寄语Running Together国际迷你马拉松》—体育—优酷网,视频高清在线观看 2019-08-25
  • 球迷高速公路停车看球 交警护送下高速 2019-08-25
  • 岭南佳果飘香 周边摘果正当时 2019-08-21
  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这种逻辑是你当年生sj病住院时向你同室的“病友”学来的吧!哈哈哈哈! 2019-08-13
  • 北京时时彩开奖直播 福彩22选5走势图 捕鱼机68000w 快3单双大小必中方法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17500乐彩网3d开机号 胆拖投注 河内一分彩死了多少人 虎扑nba 打mg摆脱那一个网站好 网络赚钱门户 nba竞彩篮球彩票怎么买 福建快3预测推荐号码今天 足彩进球彩18088期 zb交易平台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