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
  •     一时之间,屋子内的气氛比刚刚还要凝重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而宁兮月则是看着老夫人,“这种事情,孙女儿现在只能是这么猜测,倘若……祖母,孙女说的就是倘若,倘若这毒药作用很快,喝进去就会……那父亲肯定会大怒,并且处置了母亲,那么到时候,就……”

        这话,又是断断续续的,可是,她这断断续续众人是听的明明白白,如果老夫人和杜秀莹全都死了,那么这个家里,就真的是郑欣然说的算了,后院的事情,终究都是女人来负责的,所以,宁国公也不能管的太多,到时候这个家都会尊重郑欣然了。

        宁兮颜面色一变,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兮月,“妹妹,你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,母亲这么多年来对祖母一直都非常孝顺,从来没有起什么歪心思,对大夫人更是格外尊敬,难道这还不可以吗?你到底要诋毁我母亲到什么时候?”

        宁兮月不以为意,她也不看宁兮颜,淡淡说着:“我什么时候说二夫人是陷害祖母的人了?你自己对号入座难道还要怪我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!你的意思分明就是说我母亲害的祖母!”

        宁兮颜这次也明显气得不轻,就连她头上带着的钗子都因为她的愤怒而在一摇一晃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刻看起来竟然是那么的讽刺。

        宁兮月不以为意,“那就等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等?”

        宁国公疑惑地看着宁兮月,“你要等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宁兮月淡淡看了一眼那个府医,意有所指道:“我总觉得咱们府中的人,因为有些人,有些权利,有些事情变了,所以风向也都跟着变了。不是谁都可以信得过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府医站在一边,本来就有些担忧,却没有想到宁兮月就是看着自己说话,那意思分明是自己变了风向。

        “二小姐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    宁兮月冷笑,只是把玩着自己的衣袖,“别急呀,什么意思,等等看不就知道了么?!?br />
        她轻描淡写地说着,却让满屋子的人都因为她的语气而被带动着情绪。

        不过因为宁兮月这么三言两语,让屋子里的人对郑欣然的怀疑越来越深。

        郑欣然的面色现在格外难看,此刻,她也有些忍不住,拿出手帕就开始擦着自己脸上刚流出来的眼泪,甚至还吸了吸鼻子。

        她可怜地低着头,“我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呀,老夫人,老爷,这些年来,妾身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,就害怕你们有什么地方不满意,我自己知道,我的能力有限,没有姐姐做事周到,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努力,可是……到头来,却遭受到了这样的埋怨,二小姐这是对我有恨啊,肯定是认为我抢走了姐姐的权利,才会对我如此啊?!?br />
        郑欣然看起来是真的委屈。

        她不停擦拭着眼泪,宁兮颜顿时心疼地走了过去,“母亲,您别哭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着,她还拿出了自己的手帕,为郑欣然擦拭眼泪。

        “母亲,事情不会是这个样子,可能是妹妹怀疑我们,也可能是妹妹怀疑其他人,您别委屈,别人看不见您有多努力,我还是能够看得到的,多少次,您为了学习这些东西,深夜里都不睡觉,就是看账本,甚至有时候父亲过来的时候,您都会半夜偷偷起来学习那些东西,这才能把这个府邸打理的井井有条,到现在咱们府中都没有出现过什么乱子,都是您管理有佳,母亲,您别难过,您的努力我们是看在眼里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宁兮颜说的时候,都有点哽咽了,不过却强行忍着自己没有哭出来,那红红的眼睛,让宁国公都忍不住跟着动容。

        宁兮颜说的这些话,他有些都是知道的。

        甚至他半夜醒过来的时候,都能看见郑欣然点着一小根蜡烛,在那昏暗的光芒下学习着那些东西。

        他曾经问过,白日学习就好,她却说白日还要服侍老夫人。

        他又问为何不多点几根蜡烛,她却说不想打扰到他。

        那段时间宁国公是真的很感动,甚至格外心疼郑欣然,他当初还说要不不要做了,他交给别人,郑欣然却说她要学习,不能给他丢脸。

        这些他都看在眼里,宁国公叹了一口气,“然儿,不要哭,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,月儿,还不赶紧和二夫人道歉?!?br />
        宁兮月皱了皱眉,看着宁国公对郑欣然动容,却要自己来道歉?

        转眸看向郑欣然和宁兮颜母女,她们两个人的眼泪都是硬挤出来的猫尿,有什么可值得道歉的?

        杜秀莹显然也不想忍受这个样子,她眉头紧皱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爷,您是不是太偏心了点?月儿从始至终有说过是她们母女做的吗?”

        郑欣然抽噎了一口气,泪水再次大颗大颗地滑落。

        宁国公的神色也不怎么好看,他绕过地上那堆碎片,走到老夫人床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月儿是没有说,可是话里话外都在怀疑她们母女,我知道她是在维护你,我相信不是你做的,同样我也相信不是她们母女做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杜秀莹显然不愿意相信宁国公嘴上说的那些话,刚要反驳什么,却不想……

        宁兮月的眼中也划过了几分不悦,随后想也不想地说道:

        “父亲,从始至终我都是在为祖母考虑,可是她们却只顾着在那里哭,到底是在欲盖弥彰,还是在转移话题?在我眼里祖母最重要,谁要是敢欺负祖母,我就拼了我的命,我也会杀了她!”

        冰冷的话语,带着无尽凌厉。

        甚至她的气势爆发出来的时候,犹如那高高在上的君,睥睨天下。

        宁国公都被宁兮月所震慑到,而老夫人……在被震慑到之后,就觉得格外欣慰,随后直接先开口,“好了,这件事情怪不得月儿,她什么都没有说,是你们自己在那里胡乱猜疑,没有做过就是没有做过,身正不怕影子斜?!?br />
        郑欣然和宁兮颜眸子闪了闪,都有些不甘心老夫人如此向着宁兮月,可是现在这种情况,她们也不好说其他的了。就在母女酝酿该怎么算计宁兮月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道外面的声音传入耳中——
  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