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
  • 贵州快3开奖结果今天 > 古代言情 > 锦帐春慢 > 第174章 我愿待你如初
        卫卿卿这才彻底释疑,心想怪不得赵氏和白糍都不知道她未失忆前一直在找的男人是谁,想来她从头到尾都瞒着她们,她们并不知道她和赵启业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“后来呢?乳母带我回建宁伯府后发生了什么事?”卫卿卿心知季漓必定把她的事都查清楚了,索性把之后的事一并问了。

        季漓见卫卿卿想听,便事无巨细的说道:“你乳母也是走投无路才把死马当活马医、带你去建宁伯府,上门那日她心中其实万分忐忑……”

        若是卫卿卿主仆三人早几日去建宁伯府求助、怕是连大门都叫不开,可偏偏她们去的时机不早不晚、凑巧得很——那时韩烁死讯刚刚传回来,为了不让卫岚岚嫁过去守活寡,卫承业那一家子正绞尽脑汁的想办法退亲。

        可这门亲事是卫家厚颜无耻替卫岚岚求来的,哪那么容易退?

        为何说是厚颜无耻的求来的?

        原来当年先建宁伯对承恩伯有恩,承恩伯便奉上一件信物替韩家与卫家结亲,直言今后他的嫡长子必娶卫家的嫡长女。

        卫家的嫡长女自然是卫卿卿无疑,可卫卿卿却早早的就被卫家送到乡下去了,卫家的大小姐变成了卫岚岚,许多不知就里的人甚至还以为卫岚岚就是先建宁伯留下的女儿。

        韩母自然不喜欢卫卿卿这个从小在乡间长大、无人教养的野丫头,故而卫母一提出让各方面都极其出色的卫岚岚代嫁、她便爽快的同意了,还撒谎卫卿卿已在乡间病死将韩父糊弄过去。

        谁承想韩烁居然英年早逝!

        卫岚岚自然不愿嫁过去了!

        卫卿卿正好在这紧要关头归家,巧得就像是老天爷特意替卫岚岚安排的退路般,卫岚岚岂能不好好利用?

        卫家立刻替卫卿卿请来各路名医,很快将卫卿卿医好七八成,也就是伤虽未痊愈,但却性命无忧。

        之后卫家便扣住卫卿卿的乳母,将卫卿卿塞进花轿,不要脸的说这门亲事是先建宁伯定下的,卫卿卿出嫁乃是圆先父遗愿。

        季漓查到的事只有这么多,卫卿卿嫁入承恩伯府后的事他便不大清楚了,“你嫁入承恩伯府不久伤便痊愈,只是不知为何你并未逃离韩家,反而一呆三年、心甘情愿的留在他们家守寡?!?br />
        再后来便是韩烁诈尸带着凌婉柔归来,卫卿卿和安哥儿一起落水,被救起后虽性命无忧但却失了记忆,将水底发生之事连同前尘往事一并忘却。

        卫卿卿听完季漓之言,内心虽还有许多谜团未解开,但总算对“卫卿卿”的事有了大概的了解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些事有些能带给她强烈的感觉,有些却如萧贵妃的记忆那般,始终让她觉得不太真实,仿若隔了一层纱。

        也许是因为无论是卫卿卿的记忆、还是萧贵妃的记忆,她都是由旁人口中得知,而不是自己自发记起的。

        看来想要弄清楚她究竟是卫卿卿还是萧贵妃,还须得靠她自己将前尘往事全都记起才行!

        季漓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卫卿卿后,突然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,望着她的眼深情款款,“卿卿,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,这就是你的过去,可这些过去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卿卿,”他如以往那般用宠溺的语气唤了她一声,清隽的面容有着丝丝期待,“我愿待你如初,你可愿和我重新开始?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季漓生怕卫卿卿会毫不迟疑的说出拒绝的话,有些逃避的打断她的话,一脸痴情的哀求道:“这些年我对你一直初心不改,你曾经爱过赵启业也好、嫁过韩烁也罢,我统统不在乎,我只求你能回到我身边!”

        “卿卿,你别急着答复我,好好的想一想再答复我好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卫卿卿望着满怀期望的季漓,动了动嘴唇,有些不忍将拒绝的话说出来。

        可她现下脑袋一片混乱,哪有心思去想这些男女之情?

        她有些尴尬的收回被季漓紧紧握住的手,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言辞委婉的说道:“你告诉我这么多我过去的事,可我却依旧未能主动将过去想起。我的记忆依旧有许多空白,我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接受你的心意!”

        “季漓,我如今旁的事都不想去多想,只想努力让自己想起过去,等把过去的事都弄清楚了,我才会去梳理男女之情?!?br />
        季漓伸出去想要拉住卫卿卿的手僵了许久才缓缓收回,早已麻木的心竟重新有了刺痛感。

        他一脸受伤的看着卫卿卿,却未注意到他的身侧,同样有人一脸受伤的看着他……

        卫卿卿却注意到白素一双手握得紧紧的,眼角隐约还有点点水光。

        她不想伤害白素,对季漓更是没有男女之情,很快将话题岔开,“我想去我以前呆过的地方转转,看能不能想起什么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,我陪你去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也要去!”

        季漓和白素的声音先后响起,卫卿卿怕他们又吵起来,率先迈步往卫家所在的农家小院走去。

        卫卿卿一行人来到卫家外面后,卫卿卿并未立刻进去,而是透过篱笆细细打量院子里的陈设——立在墙角的陶缸,挂在铁钩上的竹篮,靠在墙角的小板凳……每一样竟都让她感到无比熟悉!

        卫卿卿在卫家小院转了一圈,又往季家小院走去,但半道上却停在另一座院子外。

        季漓目光顿了一顿,微微叹了口气,“这是赵启业后来置办的院子,他从我家搬离后便住到这里?!?br />
        她的目光缓缓扫过赵家小院,最终落在院子里宽阔的天井上,慢慢的将天井那块地方,和曾经出现在她脑海里的画面重叠在一起——就是那里!

        她和黑衣男人,不对,是赵启业……她和赵启业就是在宽阔空旷的天井里摆弄那台手摇扇。

        她和赵启业真的曾经在这里呆过!

        只是赵启业呢?他现在身在何方?

        卫卿卿心里没由来的感到难过……

        她有些艰难的开口问季漓,“那你知道赵启业现在身在何方吗?”
  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