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
  • 贵州快3开奖结果今天 > 其他小说 > 霍先生,还亲吗? > 第164章 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
        小助理敏感的察觉到了向晚的不喜,低眉顺眼,“是在网上看到一些捕风捉影的帖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向晚皱起眉头,抬头看向她,“帖子,什么帖子?都说什么了?”

        小思抬眸小心翼翼的看了向晚一眼,直接向晚清艳的脸上,此刻并没有什么表情,可嘴唇嫣红,眉宇间透出隐约媚意,比平时更加漂亮,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
        她重新垂下眼眸,恭恭敬敬的道,“只是一些捕风捉影的帖子而已,说的都是一些没边的事,苏总您不要放在心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翻出来给我看看?!?br />
        助理拿出手机,把昨天晚上的历史浏览记录翻看了一圈,然后找到那篇帖子,可还能够看到题目,点进去却发现帖子不见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帖子不见了,想来是说的一些没边儿的话,所以管理员给删除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那没事了,还有其他的事吗?”当着景安的面,向晚也没有显现出多少在意,只是眉心的那一抹思虑显露了她的担忧。

        助理立马摇头,向晚便让她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助理其他的都还好,就是为人过于八卦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“向晚?!本鞍怖死男渥?。

    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去我房间办公吧,在这里不方便?!?br />
        景安很乖,向晚办公的时候,他就在一边逗兔子或者画画。

        累了一抬头,景安就会给向晚一个大大的微笑,顿时疲惫消散了一大半。

        冬天的白天,向来短暂,灰蒙蒙的天气,似乎随时都会暗下来。

        徐青低头看了下时间,快六点。

        “去瑞安医院?!被赧∽咴谇胺?,浑然天成的光华让他成为众人的焦点。

        还未到车前,便已经看到了白振山的身影,他身边,艳丽的白楚打扮的格外精致,见到他,冲着他柔柔一笑。

        霍霆琛脚步骤然停下,眼中厌恶一闪而过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白总来这里有何事?”他不愿再向前,只停在原地。

        白振山笑起来,大步向霍霆琛走去,“霆琛不用这么客气,昨天宴会上事情谈到了一半,今天想继续谈谈,只可惜漱园似乎不太方便,就来了这里,还希望没有打扰到你才是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眸光沉静如水,没有要答话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白楚自始至终情意绵绵的看着他,唇角勾起,弧度优美,她眼中的势在必得和痴恋格外明显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说话不方便,我们到安静地方去说?”

        霍霆琛目光停在他脸上,眸中深意让白振山心下一跳。

        白楚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可想到父亲母亲的叮嘱,只能硬生生忍下来。

        她一定要赶走苏向晚那个鸠占鹊巢的贱女人,回到原本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现在,还是要忍耐,不能让霍霆琛觉得她还是以前的急躁性子。

        就在白振山以为霍霆琛不会给他面子的时候,霍霆琛却微微点头,“去哪里?”

        包间里,白振山与霍霆琛面对面坐着,服务员上了茶水糕点之后,恭谨的退下。

        “霆琛啊,昨天的宴会你走的很早,算是浪费了一次很好的结交政界名流的机会,不过没关系,有白伯父在,你不用担心这些,下次还会有机会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眸底闪过一丝暗光。

        果然是白家人会说的话,得了便宜还卖乖,他想要认识的政界名流,早已认识,白振山年纪到底大了些,有时候多少会自作聪明。

        “白总,我以为你是有重要的事和我说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如玉般的手指执着茶杯,眸中光芒浮浮沉沉,瞥了一眼白楚。

        “白总果然很宠爱白小姐,什么事都带着她?!被赧∫庥兴?。

        “楚楚,你先去外面逛逛,等我和霆琛谈完了再去找你?!?br />
        白楚看向霍霆琛,咬了咬唇,红色嘴唇格外诱人,只可惜霍霆琛连个眼角余光都未曾施舍给她,白楚心中更恨。

        都是苏向晚那个狐媚子的错!

        白振山警告的看了她一眼,白楚想起自己来之前是如何保证的,强忍着委屈放低了身段,“霆琛,那我先去外面逛逛,你和爸先聊,我一会儿再来?!?br />
        白楚离开之后,白振山微微叹了一口气,“楚楚她是有点不懂事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只这样说了一句,便转向了其他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我今天来,是有一件正事要和你谈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不置可否,目光落在白振山脸上。

        他满身的清贵,丝毫不被任何人影响遮掩,这般优秀的男人,曾是他的女婿。

        “昨天宴会过后,想必你心中也有思量,景安还小,需要母亲,哪怕你已经和楚楚离婚了,可血缘关系割舍不掉,我是景安外公,自然是想要认回他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楚楚也很想要多见见景安,和他培养培养感情,不能让不想干的人将他给哄了去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眼里的冷意让白振山看得清楚,白振山却也不得不受着。

        他知道霍霆琛不会如此容易就接受了这个事情,但是他愿意让步,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还有什么事不能够好好说的?

        更何况这样的事情可是双赢,霍霆琛想过来了之后,会发觉也没有那么难办。

        “血缘亲情?”霍霆琛眼中还带着冰凉的寒,“确实是割舍不掉的?!?br />
        他看向袖子上那黑色的郁金香袖扣,茶水未曾放下,氤氲的水汽云遮雾罩的将他俊美的天地失色的容颜掩了大半,也遮掩住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柔情。

        白振山却以为霍霆琛是在附和他的话,顿时露出了满意的表情,又有一种理所应当之感。

        这男人嘛,还是事业最重要的,有了权利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

        在他看来,霍霆琛对苏向晚并没有什么感情,只是因为景安被苏向晚哄了去,看在儿子的面子上,不得不给苏向晚几分面子罢了。

        苏向晚却是个不知足的,借由小孩子登堂入室,妄图坐上霍夫人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“是,那既然这样,我打算找个时间公开的认回景安,以后我们两家也可以多来往来往,我们两家的情谊还在,多多来往增进一下感情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扯了扯嘴角,看来他低估了白家人的脸皮厚度,这样的话也能够厚着脸皮说出来,倒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了。

        看来白振山是早已经忘记了之前他和白楚离婚后,是让白楚到国外一辈子都别回来,现在不过三年的时间,白楚不止回来了,而且还妄想再次进霍家的门。

        霍霆琛未放下茶杯,修长的手指在瓷白茶杯的映衬下,更显得像是玉一般。

        他目光在白振山的脸上转了一圈,声音完全听不出喜怒。

        “想必想要做白家外孙的孩子多的是,白总何必要执念于我的儿子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或者,让白小姐嫁人,生一个亲生儿子,那样的话,才是名正言顺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将其中的几个字咬得稍重一些,眸子盯着白振山,里面无一丝感情,让他大脑在一瞬间竟然一片空白。

        白振山神色微变,有那么一瞬间,他几乎都要怀疑霍霆琛是不是要和白家撕破脸了。

        可他却知道,大选在即,就算是心中不快,霍霆琛也会在表面上和白家保持和平。

        毕竟在这之前,谁也不会傻给自己树立一个强敌。

        “景安玉雪可爱,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他,明天是元旦,我会和楚楚一起拜访霍老夫人?!?br />
        白振山这般岁数了,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,很快他便调整了过来,脸上还挂着长辈看向晚辈的慈爱笑容。

        霍霆琛的父亲霍威和他交好,于是几年前白楚进了霍家的门,可白楚做错事惹怒了霍霆琛,离婚后被赶出国内。

        到底还是在意着和他们的关系,所以并没有做绝,外人只以为白处是去国外治疗情伤。

        “至于之后的大选,你放心,我们白家会尽全力支持霍家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不会以为,我奶奶会理会白小姐吧?”

        白振山脸色猛地一变,脸上青紫交错,饶是他,一时间也没有办法笑脸相迎。

        霍老夫人怎么可能会理会白楚,她和霍霆琛一样的不好糊弄。

        霍霆琛不轻不重的将茶杯放下,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白振山,态度隐约的倨傲,“看来白总今天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话了,那晚辈告辞?!?br />
        霍霆琛已经走了,白振山依旧坐着,脸上肌肉抽搐了两下,看来他低估了霍霆琛的冷硬,原以为他明确的表示会支持霍家,霍霆琛就算不直接接受,态度也会有所软化。

        可没想到反而让霍霆琛的态度反而更加倨傲,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!

        霍霆琛用过的茶杯里茶水一点未少,上面飘散着零星热气,升腾着,快速消散。

        “爸,霆琛怎么这么快就走了?!卑壮茸鸥吒吡私?,鞋子接触地面发出声音,莫名的让他有些烦躁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,没有谈好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一向都是那个性子,霆琛这边还好说,慢慢来就是了,可是苏向晚那个贱人还住在漱园,得让她赶快滚才是,要不然耳边风吹起来,霆琛只会和我们越发疏远?!?br />
        没了其他人,白楚骄横的性子显露无疑,眉宇间尽是狠戾。
  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