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这种逻辑是你当年生sj病住院时向你同室的“病友”学来的吧!哈哈哈哈! 2019-08-13
  • 美边境政策被斥拆散难民家庭:最远的距离是你在这头,我在那头 2019-08-13
  • 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2019-08-11
  • 妹妹半个多世纪前嫁到安徽 八旬老人想再见她一面 2019-07-30
  • 一周人事:黑龙江、浙江等7省份12名省委常委履新 2019-07-30
  • 解决争端根本办法是建立机制 而不是利用社会舆论取得某种优势(原创首发) 2019-07-29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-07-29
  • 三江源通天河流域发现两千年前岩画 2019-07-16
  • 中央国家机关"学习宣传十九大 送党课到基层"深入太原宣讲  2019-07-16
  • 北京市北京中汽双会4S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6-21
  • 方法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6-21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河北协调联络组:抓好交办问题整改落实 2019-06-17
  • 浮世边缘的净土——山神家园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17
  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6-13
  • 海淀区苏家坨镇举办暨丙申年端午邻里节活动 2019-06-08
  • 贵州快3开奖结果今天 > 其他小说 > 昨夜情有余温 > 第119章 下手够狠的啊
        魏予谨依旧板着一张脸,对她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空气里的气氛微微有些尴尬。

        这种感觉对顾欣然来说极其不自在。她觉得应该说点什么来缓解这种尴尬。于是她开口:“那个……刚才谢谢你啊?!?br />
        魏予谨没有看她也没有张嘴,只是从喉咙里面发出一个轻微的“嗯”字。

        看到他现在这样的态度,顾欣然觉得自己刚才还不如不说话,现在的气氛可比之前还要凝重几分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一大清早的,魏予谨这到底是怎么了。

        深深地看了一眼他沉着的俊脸,见他没有想说话的欲望,顾欣然干脆将脸别到了一边。

        兰博基尼行驶到一个出租车站台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正在纳闷间,魏予谨略带冷意的声音轻飘飘地传过来:“下车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欣然一愣,她以为自己听错了,转过脸来对着魏予谨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魏予谨的视线一直看着前面:“下车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个字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这回总算是相信了,以前一直强迫她让她上车的魏予谨,这回是在叫她下车。

        她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主,魏予谨都那样说了,她是绝对不会赖在她车上的。她立刻解开安全带,打开车门,拎起包包就下了车。

        随着车门“砰”的一声关上,魏予谨便发动引擎,驾驶着兰博基尼扬长而去。

        在扑散开来的汽车尾气里,顾欣然翻了好几个白眼都不解气。

        她拦下一辆出租车,报了公司的地址,便拿出手机想看看新闻。

        刚点开新闻的页面,手机屏幕就出现了来电显示,一看号码,是林诚白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在心里冷笑两声,毫不犹豫地按了拒接键。

        她挂断,他又打来,反反复复几次之后,顾欣然干脆按了关机。

        这下子,终于消停了。

        到了公司,顾欣然径直回了自己的办公室。昨天她去工厂视察的情况还需要做一个整理,她便坐在电脑桌前忙碌起来。

        她正专心致志的工作着,外面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踹开,顾欣然被吓了一大跳。

        她恼怒的抬起头,看到门口站着的同样一脸恼怒的林诚白。

        林诚白将门大力的关上,阴沉着一张脸,迈着矫健的大步向她走过来。他的双眼因为昨晚醉酒的缘故有一些猩红,里面迸射出凌厉的目光,让人一看便不寒而栗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本能地往杨跃的桌前看了一眼,结果发现杨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,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只有她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感到害怕,她的双腿在打颤,还好她是坐着的,要是站着,估计她现在已经腿软得跪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几秒钟后,林诚白走到了办公桌前,他张开手掌撑在桌面上,俯下身,阴鸷的双眸对上她的眸:“为什么挂我电话?”

        顾欣然不敢对视他的眼睛,她吞咽了一口唾沫,说道:“手机坏掉了,自己挂断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顾欣然,你找的借口能不能不这么拙劣?手机坏掉了?我看是你脑子坏掉了吧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林诚白又将身体往前倾了倾:“顾欣然,为什么挂我电话?嗯?”

        顾欣然现在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怕了,她稍稍镇定了些,说道:“不想接的电话,你还不允许我挂掉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就这么不想接我的电话?”

        顾欣然抬起来,眼睛直直地看着他:“对,我不仅不想接你的电话,我还不想看到你。你要是没什么事情,就请回吧!”

        她的话让林诚白的脸色猛地一变,他绕过办公桌,直接走到顾欣然面前,一把提起她的衣领。

        他的力气很大,这么一提,顾欣然竟然被他像小鸡一样给提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林诚白,你快放开我!”顾欣然的眼睛里面也染上了愤怒。

        林诚白将她拽得更紧了些:“放开?呵呵,你让我放我就放?”

        “林诚白,你再不放开,我就叫保安了!”

        林诚白看着她一张一合娇嫩的嘴,这些讨厌的话就是从她的一张嘴里说出来的?!拔医裉旎咕筒环帕?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欣然的双手在桌面上摸索,她现在很后悔将手机放在离她位置特别远的地方,她伸长手臂也不能够到。

        林诚白冷笑两声,将她的手机一把抓在手里,直接按了关机键。

        “你把手机还给我!”顾欣然愤怒地朝他大喊。

        “顾欣然,你倒是想得美啊,把手机还给你好让你找保安吗?”林诚白将手机扔在地上,手机屏幕瞬间摔得粉碎。

        随着手机屏幕碎掉的瞬间,顾欣然整个人身体一僵,瞳孔骤然收紧。她咬着唇,奋力推了林诚白一下:“林诚白,我跟你没玩!”

        男人的力气和女人的力气本身就有很大的区别,再加上顾欣然本身就瘦,力气与林诚白相比更加悬殊。她这一推根本没有对林诚白造成任何威胁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看着他脸上一脸胜利者得意洋洋的笑,整个人被彻底惹怒,她提起脚,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朝林诚白的脚背上踩过去。

        林诚白疼得“嘶”了一声,随着脚背上的痛曼延开去,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暴戾也越来越重。

        他看着顾欣然,眼睛里面燃烧着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,本来提着她的衣领的手往上移了移,最后一把掐住她的脖子:“顾欣然,你下手够狠的??!既然你这么对我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林诚白猩红着一双眼眸,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愤怒的野兽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现在是真的怕了,而林诚白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重,箍着她脖子的手也越来越紧。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过去,

        她的脚下一软,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往下,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。

        魏予谨子隔壁办公室,听到对面办公室里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吵闹声,听声音,他不难猜出是顾欣然和林诚白在吵架。

        本来,他是不想管的,毕竟昨天晚上,他们两个还相安无事的睡在一起。万一他们和好了呢,他现在去,岂不是破坏了他们夫妻之间的和谐。

        可是他不去管,心里面总觉得不对味儿。最终,他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,站起身就往门外奔去。

        来不及多想,他一把就把门给踹开,门一开,看到里面的情景,他整个人都失控起来——顾欣然已经被林诚白掐的在翻白眼了,要是他再不放手,顾欣然今天说不定就有危险了。

        魏予谨再也来不及多想,奔过去,直接扬起一只手,将拳头挥在了林诚白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林诚白被魏予谨这么一打,也就再也没有心思再去对付林诚白。他将手猛地放开,顾欣然一下子跌坐在地上。她本能的大口大口喘气,过了好一会儿,她的意识才渐渐恢复清明。

        等她完全清醒过来,这才发现,魏予谨和林诚白已经扭打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此刻的心情慌乱得厉害,她看了两个男人一眼,跌跌撞撞地出了走出办公室,刚好杨跃正拿着文件夹过来,顾欣然赶紧叫住他:“魏总和林总打起来了,你快去叫保安上来?!?br />
        杨跃看到顾欣然惊慌失措的样子,赶紧拿出手机,叫了保安。

        “顾小姐,保安我已经叫了?!毖钤舅档?,他边说边往顾欣然那边看。这个时候,他才看到她脖子上面一圈红色的印记。

        那副样子,触目惊心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听到杨跃已经叫了保安,她这才放下心来,踉踉跄跄地往前面走。

        杨跃看着她一脸痛苦的样子,赶紧上前来扶住她:“顾小姐,需要我帮忙吗?”

    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只感觉顾欣然的身子一软,朝前面栽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旁边坐着一脸焦急的谢小含。

        “小含,我想喝水?!惫诵廊惶蛄颂蚋筛傻淖齑剿档?。

        “我马上给你倒?!毙恍『底?,就站起身去给她倒水。

        在手背上试了一下温度,谢小含这才将水杯给你顾欣然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狼吞虎咽的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,她用手背抹了抹嘴唇,说道:“谢谢?!?br />
        谢小含眼里的心疼都快要溢出来,她看着顾欣然脖颈上面那道让人骇心动目的痕迹,她忍不住将手放在她脖子上面的那条痕迹上面,声音轻颤着说道:“林诚白怎么下手这么狠?他这是想掐死你??!”

        顾欣然虚弱地看了她一眼,又将眼睛阖上?!拔艺馊嗣?,死不了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都这样了,还有心思开玩笑?!毙恍『难劬锩婀鲎乓豢叛劾?,她将眼睛轻轻一闭,将眼泪给憋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问道:“魏总和林总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“保安上去的时候,林董刚好也上来了。现在魏总在他的办公室,林总被林董叫过去了。刚刚有人听到,里面传来林西元训斥的声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林董有高血压,我得上去看看?!惫诵廊灰还锹荡哟采吓榔鹄?,就要去找林西元。

        谢小含一把将她拦?。骸靶廊?,你就别去了。林诚白是林西元的儿子,他肯定会注意到他的的情绪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欣然摇了摇头,她了推谢小含,说道:“你就让我上去看看,不去看看我心里不放心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欣然,你现在需要休息,就别去操心了?!毙恍『阉粼谏撤⑸?,“林诚白因为被林西元训斥,不知道有多恨你。你现在上去,不是正撞在他的枪口上吗?”

        谢小含这番话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,顾欣然想了想,自己刚刚才从林诚白的手下逃过一劫,现在贸然上去,指不定林诚白会怎么对她。

        “好,我不上去了?!惫诵廊幌窀鲂沽似钠で?,坐在沙发上,耷拉着脑袋,看上去十分可怜。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董事长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林西元手里拄着一根拐杖,站在办公桌前,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被打得唇角流血的林诚白,心里面又痛又恨铁不成钢。

        他今天刚到门口的时候,就看到有好几个保安一脸严肃地上了电梯,还都是自己公司的保安。

        他起先以为是客户过来发生了纠纷,也没怎么在意。等他走到公司里面的时候,他才听说自己的两个儿子在办公室里打了起来,还说自己的儿媳妇被林诚白掐了脖子。

        他赶紧上去,他到达的时候,魏予谨和林诚白两个人已经被人给拉开了。两个人脸上挂了彩,互相都没有看对方。

        林西元看着这一幕,浑身都在颤抖。他问两人为什么打架,结果两个人都紧闭着唇,谁也没有回答他。

        林西元看了两个儿子一眼,直接把林西元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“阿诚,你看看你,现在成什么样子了?一天到晚净给我惹祸,今天还和你大哥打了起来。阿诚,这里是公司啊,你怎么做得出这样的事情?”

        林诚白看到林西元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指责他,心里充满了怨气。他冷笑一笑,皱着眉头打断他的话:“是我想和魏予谨打架的吗?明明是他先动手打的我!你怎么不去教训他,反倒这里来教训我?爸,你就这么偏心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说你你还嘴硬!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原委?你掐着然然的脖子,任何一个人看到都会过来把你们拉开。这是要出人命的??!”林次元的拐杖杵在地上,发出“咚咚”的声音,他心痛地看着林诚白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。

        “爸,你别这个样子看着我。顾欣然是我的老婆,我又不会真的把她怎么样。魏予谨这个人纯粹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我们两夫妻的事情,他插什么手?”林诚白紧绷着一张俊容,“爸,你要管就应该多管管魏予谨,让他以后离顾欣然远一点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你一个大男人,敢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,这么多年,你的书都白读了吗?”林西元被林诚白气得够呛,他的脸色铁青,“你现在不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,还把责任归咎到你大哥身上,你算什么男人。林诚白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林诚白听到林西元说话,就像听到一个多好笑的笑话一般。他哈哈笑了两声,用手指着林西元:“魏予谨回来之前,你怎么不说我让你失望了?魏予谨一回来,你看我是横挑鼻子竖挑眼,哪哪儿都不顺眼。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,你就是故意让魏予谨回来羞辱我的。你早就看我这个儿子不顺眼,你是不是想和我断绝父子关系,好名正言顺地让魏予谨继承林氏?”

        林诚白越说越激动,林西元整张脸都绿了:“混账东西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我在你身上倾注了那么多的心血,你难道不知道?我对你的希望难道你不知道?林诚白,但凡你有你大哥一半的魄力,我也不会把他叫回来!”

        林西元说这话的时候,林诚白始终轻勾着唇角,一脸轻蔑的看着他:“爸,你说完了吗?说完了,我就出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林诚白这个样子的态度,实在是太让他寒心了。他黑着一张脸朝林诚白吼道:“林诚白,你别以为我不敢跟你断绝父子关系!”

        “断就断吧,反正我不稀罕?!绷殖习妆梢牡厮低?,也不管林西元,径直朝门口走去。

        末了,他还砰的把门关得特响。

        林西元气得浑身都在颤抖,他颤抖着手从兜里拿出一瓶药,从里面倒出两粒,没有喝水就这样生生地吞咽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在沙发上坐了大半个小时,她的心里总是一上一下的,她站起身,对谢小含说道:“小含,不行,我的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,我还是上楼去看看林西元吧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执意要去,谢小含也就不好再说什么。她嘱咐了几句,便由着顾欣然去了。

        上了电梯,直达最高层。

        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前,顾欣然敲了敲门。

    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听到里面传来一句略显微弱的“请进”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深吸一口气,唇角勉强挤出一丝微笑,这才走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此刻,林西元正躺在沙发上面,双眼紧闭着,胸脯上下起伏得厉害。

        看到他苍白的脸色,顾欣然于心不忍的开口:“爸,你还好吧?吃过药了吗?”

        吴侬软语般轻柔的声音像春风般抚慰着林西元的心,活了这么久,他才看明白,谁是身边真正关心自己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吃过了?!绷治髟崆岬懔说阃?,他朝她招手道,“然然,你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欣然走过去,在他的身边坐下来。林西元缓缓坐直身子,侧过身,看着顾欣然。他的视线百般流转,最后定定的停留在她的脖颈上。

        她脖颈上面被人掐过的痕迹越发明显了些,已经变成了深紫色,让人根本不忍直视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看见林西元在往她的脖子上面看,她的心倏地揪紧,她不动声色的将衣领拉高了些,只是她再怎么拉,也遮盖不住上面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畜生!”林西元稍稍平复好的心情看到她的脖子,又开始激动起来。他现在真后悔,当时林诚白在这里的时候,他一拐棍没有敲在他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看他情绪不好,赶紧帮他顺气:“爸,你先别激动?!?br />
        林西元长叹两声,他对顾欣然说道:“然然,爸对不起你,没有管教好林诚白,让你受委屈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爸,你别这样说。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?!惫诵廊唤首攀种?,低垂着眼帘,视线看着地面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一次是阿诚过分了?!绷治髟挠锲行┻煅?,林诚白今天算是彻底把他的脸面给丢尽了,他现在也不好意思让顾欣然原谅他,毕竟,林诚白之前都可以构成故意伤害罪未遂了。

        “爸,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?!惫诵廊豢醋帕治髟?,支支吾吾的说道,“这几天,我想住到外面去?!?br />
        林西元知道顾欣然受了委屈,他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道:“你想住外面,就住外面吧。这几天,我会好好管教阿诚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林西元说完,朝顾欣然挥了挥手,“你先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欣然有些不放心地看着他:“爸,你的身体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事的,你出去吧。记得把门替我关上?!绷治髟低?,身体就靠在沙发上,阖上了眼睛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踌躇了半响,最终还是转过身,出了董事长办公室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里面的东西已经还原,看不出打斗过后的痕迹。顾欣然坐到自己的办公椅上,被摔在地上的手机已经被人捡了起来,放在了桌面上??醋潘榈舻氖只聊?,她苦笑了两声,林诚白这个人,暴力倾向现在是越来越重了。

        杨跃进来的时候,她正趴在桌面上,手上转着一只中性笔,眼睛就这么盯着圆珠笔看。

        “顾小姐,魏总让我把这个给你?!彼祷凹?,杨跃已经走到顾欣然的面前,将手中的一种袋子递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里面是什么?”顾欣然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魏总买的,我也不太清楚?!毖钤拘α诵?,露出一个小虎牙,看上去非常的干净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也对他笑了笑,接过他手中的纸袋,说了声谢谢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将纸袋打开,里面是一条香奈儿的丝巾。丝巾的颜色很素,很适合她今天的装扮。

        心里一暖,顾欣然将丝巾系在了脖子上,刚好遮住上面的痕迹。

        想到魏予谨去商场亲自替她挑选了这根丝巾,顾欣然的唇角就不由自主地往上扬了扬。

        其实,她也不是幻想过,如果三年前,和她结婚的人是魏予谨,结局会不会与现在不同?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自嘲地笑了笑,自己现在这个样子,还在奢想这些,真是无药可救了。

        “咚咚咚!”办公室门外有人敲门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听到敲门声,不由的感到害怕——刚刚林诚白突然闯进来,已经让她产生心里阴影了。

        杨跃看都她身体一僵,连忙说道:“顾小姐,你别害怕,我去看看外面的人是谁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着,杨跃就站起身,朝门口走去。他将门打开一条缝,从里面往外看,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,是谢小含。

        谢小含看到杨跃,一张小脸不自觉的飞上了一层绯红。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杨跃,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过来看看欣然?!?br />
        杨跃赶紧将身体往后退,留出一个空间,把谢小含让进来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看到谢小含,心里舒了一口气。等她进来,便对杨跃说道:“杨跃,麻烦将门反锁,谢谢?!?br />
        谢小含坐在顾欣然的对面,双眼紧盯着她。

        顾欣然被她看得心里发怵:“小含,你这样看着我,我心里害怕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魏总让我好好看着你,如果你有任何反常的表现,就马上给他打电话?!毙恍『蛔忠欢俚乃档?。

        “看着我?他是怕我今天受了刺激发疯吗?”顾欣然哑然失笑。
  • 回复@“老笑头”,你的这种逻辑是你当年生sj病住院时向你同室的“病友”学来的吧!哈哈哈哈! 2019-08-13
  • 美边境政策被斥拆散难民家庭:最远的距离是你在这头,我在那头 2019-08-13
  • 流动人口的户籍迁移意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2019-08-11
  • 妹妹半个多世纪前嫁到安徽 八旬老人想再见她一面 2019-07-30
  • 一周人事:黑龙江、浙江等7省份12名省委常委履新 2019-07-30
  • 解决争端根本办法是建立机制 而不是利用社会舆论取得某种优势(原创首发) 2019-07-29
  • 【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】特色枣木香菇畅销市场 2019-07-29
  • 三江源通天河流域发现两千年前岩画 2019-07-16
  • 中央国家机关"学习宣传十九大 送党课到基层"深入太原宣讲  2019-07-16
  • 北京市北京中汽双会4S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6-21
  • 方法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6-21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河北协调联络组:抓好交办问题整改落实 2019-06-17
  • 浮世边缘的净土——山神家园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17
  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6-13
  • 海淀区苏家坨镇举办暨丙申年端午邻里节活动 2019-06-08
  • 2019平特一肖一尾 胆拖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便民工作室p3开机号及试机号 吉林快3免费下载官网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五爱彩乐 重庆快乐十分渝西客服 幸运飞艇冠军全天计划 极速快3精准计划群 任我发六肖中特 东方6十1开奖结近期开奖 二肖中特期期兔费 上海彩票销售点 福建快3开奖结果删除 足彩欧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