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6-13
  • 海淀区苏家坨镇举办暨丙申年端午邻里节活动 2019-06-08
  •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“阿山哥”的农夫梦 2019-06-08
  •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"粽子节" 汪曾祺要吃"十二红" 2019-06-06
  • 《读药》146期:《单身社会》:一场由独居引发的社会变革 2019-06-01
  • 党员干部能不能抢微信群红包?心里要有条“红线” 2019-06-01
  • 景区发展需遵循市场原则 2019-05-26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十) 2019-05-16
  • 岳云鹏跟陈赫学打嗝 网友调侃:你教他说相声啊 2019-05-12
  • 在楼主大谈共产主义分配的时候,希望楼主先说明一下对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基本原则的理解。一个社会如果仍然存在“按劳动分配”,怎么会是“每一个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” 2019-05-12
  • 享受性爱,女人别做7件事 2019-05-02
  • 网络投票刷礼物能不能帮孩子“争上游”? 2019-04-28
  • 一语惊坛(6月6日):矢志不渝依法治国,努力让正义不会迟到,更不缺席。 2019-04-22
  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    他连线出去,努力压抑着满心的怒火:“为什么韩泽还没有死?!”

        对方沉默了一下:“二少爷,韩泽的防范很严密,而且现在我们弄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,所以,暂时不宜对韩泽动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不管!别给我讲那么多的理由!我就是要看到韩泽的尸体!他绝不可以活到结婚的那一天!”荣信咬牙。

        他绝不可以与阿Moon结婚!

        他挂断了电话,看也不看大屏幕,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阿Moon,你太残忍了,为什么?为什么?就不肯给我留一点点的余地呢?

        如果能让你回来,我不会计较使用任何手段!

        阿佐匆匆赶了过来:“二少爷,这段时间,基地被古硕宇搞得天翻地覆的,我们一直没有实验品,估计着医院那里的人也快用完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荣信神情一冷:“下诛杀令除掉古硕宇,实验的人,赶紧想办法?!?br />
        阿佐迟疑了一下:“大少爷说,如果不行,就用我们自己那些淘汰的杀手?!?br />
        荣信愣了愣,终于点了点头:“就按大哥说的办吧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径直往前走,忽然想起什么:“大哥最近在哪?在忙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阿佐垂下眼睑:“大少爷在惠森迪,听说,和一个女杀手杠上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女杀手?”荣信挑眉。

        阿佐点点头:“是,还没有问出来是哪里派来的人,但被大少爷抓住了,可是大少爷没有杀她,把她关了起来,听大少爷那边的人说,大少爷每天都会去过问?!?br />
        荣信皱眉:“每天都过问?问什么?能问出来的还是好杀手吗?直接杀了不就得了?”

        阿佐欲言又止,没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荣信奇道。

        阿佐犹豫了一下:“呃,大少爷那边的人也在奇怪,觉得弄不明白大少爷的意图,他每天忙完了都会去关押的地方,一呆就是几个小时?!?br />
        荣信有些诧异:“为什么?我大哥看上那个女杀手了?”

        当然,这是无稽之谈,荣诚那种人,除了对他这个弟弟之外,公私一向分明,界限感极强,怎么可能会看上一下来杀他的人?

        不过世事总有意外,万一呢?

        他有些希冀的看着阿佐。

        阿佐摇了摇头:“我,我也这样问了,可阿天说,大少爷每次去都是去折磨那个女人的,每次都把她打得奄奄一息,然后再给她治伤,要是,要是,大少爷要是喜欢那个女人,应该不会这样吧?可是,大少爷在治伤的时候又对她极,极温柔?!?br />
        喜欢一个人,不是应该像二少爷对阿Moon小姐那般吗?要星星不给月亮的,唯恐姑娘家不高兴。

        荣信皱眉,他也不懂,喜欢一个女人,自然是要把她捧在手心里的,可是要是不喜欢,那就杀了呗,哪来的功夫和她耗?

        荣信忽然看向阿佐:“阿天怎么会和你说这些?”

        阿佐心下一凛,二少爷多疑,如果他能知道大少爷那边的情况,那自然表示大少爷也知道二少爷这边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于是,他面不改色的说:“是阿天和阿地悄悄告诉我,让我在合适的时候讲给您听,想让您劝劝大少爷,要么杀了,要么放了,这样下去,也不是个事儿?!?br />
        荣信释然,不耐烦的摆了摆手:“得了吧,大哥的事,什么时候轮到我插手了?我躲他都来不及,他们还想让我主动送上门去吗?我没那么笨!”

        他转身就走。

        阿佐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,果然,言多必失。

        荣信忽然停住了脚步:“把实验室上次送来的两种药给大哥送去,那个女杀手不是正好用来试药吗?”

        阿佐躬身应是。

        与阿佐聊了几句,荣信的心情总算好了些。

        窗外月色正好,他信步走进花园里。

        这里不是福岛,但是福岛的任何一个驻地,都会就地取材,尽量还原福岛的原貌,所以,这里的一切,都与福岛是相似的,包括这个花园。

        一抹浅淡的身影坐在秋千上,荣信的心不由狂跳。

        阿Moon!

        阿Moon最喜欢坐在那个秋千上荡来荡去,有时候开心,她会大笑,笑声会随着秋千上上下下,他喜欢阿Moon笑起来的样子,那样的开心,那样的坦荡。

        她从来都是个不隐藏自己的人。

        她可以牙尖嘴利,像她对大哥和妈妈。

        她也可以义正辞严的,像她对自己。

        她其实也会柔情似水,像她对韩泽,荣信的心忽然一痛。

        阿Moon那样的眼神,从来没有看过自己。

        即便她什么都看不到了,也依然能从她看韩泽的眼神中看到柔情。

        荣信不由自主的走向秋千。

        那一抹身影瘦削单薄,阿Moon怎么都吃不胖,她喜欢吃东西,喜欢做各种美食,却无论如何都不胖。

        荣信还没走到秋千,秋千上的人忽然站了起来,转过身。

        荣信的心,一下子沉到了谷底。

        可是对面的那个人,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,心也沉到了谷底。

        是意欢。

        秋千上的人,不是阿Moon,是意欢。

        荣信心中的失落无可名状。

        意欢看到荣信脸上温柔的笑容瞬间收起,心下已然明白。

        不由心中凄然。

        她冲着荣信努力露出一个笑容。

        荣信转身就走。

        意欢不由愣住。

        如果,他不走的话,她也会选择离开。

        既然他走了,她就索性坐下来。

        不用任何人说,她就已经明白,荣信刚刚的温柔笑容是对阿Moon的,他不会是以为坐在这里的人是阿Moon吧?

        意欢仰头笑了笑,眼泪不由自主的留下来。

        她伸手抹了一把脸。

        意欢,不值得,何必流泪呢?没有人会怜惜你。

        坐了良久,她起身慢慢走回房间。

        阿佑见她回来,转身去让如妈妈端了饭菜给她。

        “意欢小姐,你一天没吃东西了,多少吃一些吧?!彼尤缏杪枋种薪庸团?,放到了意欢的面前。

        意欢点了点头,伸手拿过汤匙舀了一口汤。

        “意欢小姐?!卑⒂幼笥铱纯?,轻轻唤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意欢抬起头,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这一年多以来,阿佐和阿佑对她很关照,不再只是荣信身边的两个冷漠侍卫。

        意欢知道,他们同情她,这让她的心更痛。

        但,好歹也让她感受到一点点的关爱与温暖,虽然不是来自荣信的。

        阿佑的声音里有着此许的喜悦:“意欢小姐,阿Moon小姐要结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意欢手中的汤匙落在了汤碗中,她吃惊地看着阿佑。

        阿佑机警的看着外面,轻轻说:“阿Moon小姐与那个韩泽要结婚了,婚期定在了半年以后,听说是精心挑选的好日子。只要,阿Moon小姐结了婚,少爷的心不放下也得放下了,到时候,他总能回头看到你的好?!?br />
        阿佑的语气里满满的安慰。

        意欢的心里百感交集。

        她点了点头: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,阿佑?!?br />
        阿佑微躬身,退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意欢呆呆地坐着,再也没了味口。

        阿Moon要结婚了,她要嫁给那个爱她如命的男人了,那个男人不介意她的眼睛看不见,等到他们结了婚,就会有意外惊喜,从此,阿Moon的人生就圆满了。

        那她呢?

        真的会像阿佑说的那样,从此,荣信的心就放下了,回头能看到她的好吗?

        意欢苦笑,怎么会?

        她太了解荣信了。

        荣信什么时候回过头?

        她叹了口气,站起身,走到窗边,看着渐渐墨色的天空。

        阿Moon,你的婚礼有没有把荣信算计在内?

        荣信不可能会让你顺利结婚的。

        你是不在意他,还是已经给他布置好了一切?

        荣诚此时也同样站在窗边,只不过他的眼前,是一个被铁链锁住的女人,长发披散,遮住了脸,看不清容貌,她身上的衣服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那是血一次一次凝在上面的颜色。

        此刻的她,头靠在一侧的手臂上,而手臂则被铁链吊着,看上去毫无生气。

        荣诚隔着铁窗伸出手,掠开她的头发,露出一张满是血污的脸。

        他抬起她的下巴,喃喃道:“桑烟,你还是不肯认输吗?”

        没有回答。

        “桑烟,我只是想要你的一句解释,为什么不选我,选乔真,我只是想让你告诉我,我哪里不如乔真?!比俪系纳羰谴游从泄奈氯?,这一辈子,他从来没有对任何这样温柔的说过话,除了眼前的这个女子。

        桑烟的眼睛慢慢睁开,看着荣诚,嘴角轻轻一撇,声音沙哑微弱:“因为爱啊,乔真,他哪里都比你强?!?br />
        荣诚的手攸地收回。

        桑烟的头垂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荣诚的声音里有了隐隐的怒意:“已经七天了,你觉得你可以挨多久?你一定要这样倔强下去吗?”

        桑烟没有回答,她不屑。

        荣诚扬声:“来人!”

        门外立即有人进来,躬身道:“大少爷!”

        “三十鞭!”荣诚冷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三——,是,大少爷!”属下心里想的是,三十鞭子,这个女人还挨得住吗?可是大少爷吩咐了,就照做吧,也许大少爷不想再接着耗下去了呢?

        荣诚出了地牢,外面的天空,星光璀璨,夜色很美,荣诚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好。

        “大少爷,二少爷派人送了药来?!卑⑻斓仍谕饷?。

        “嗯,什么药?”荣诚捏了捏眉心。

        “二少爷说,这种药注射以后,会失去记忆,重新植入什么记忆就是什么记忆,可以变成一个全新的人,而且在忠诚方面也不需要担心,最重要的是,这种药可以增强身体的机能,能让战斗值翻倍?!卑⑻旄谌俪系纳肀呦晗傅幕刭?。

        荣诚点了点头:“嗯,这次是实验成功的吗?别再像以前那样,都弄得不可收拾?!?br />
        荣信和意欢之间的不合,致使他们的很多药物实验都会出纰漏。

        阿天赶忙道:“二少爷说,都已经经过反复试验了,是目前咱们所有药物中最成功的一种?!?br />
        荣信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。

        阿天跟上去,壮着胆子说:“大少爷,既然这个药是成功的,那我们何不在地牢里的女杀手身上试试呢?”

        荣信的脚下一顿,瞪了阿天一眼,阿天心头一跳,赶紧低下头去,只觉后背汗湿。
  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6-13
  • 海淀区苏家坨镇举办暨丙申年端午邻里节活动 2019-06-08
  •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“阿山哥”的农夫梦 2019-06-08
  •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"粽子节" 汪曾祺要吃"十二红" 2019-06-06
  • 《读药》146期:《单身社会》:一场由独居引发的社会变革 2019-06-01
  • 党员干部能不能抢微信群红包?心里要有条“红线” 2019-06-01
  • 景区发展需遵循市场原则 2019-05-26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十) 2019-05-16
  • 岳云鹏跟陈赫学打嗝 网友调侃:你教他说相声啊 2019-05-12
  • 在楼主大谈共产主义分配的时候,希望楼主先说明一下对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基本原则的理解。一个社会如果仍然存在“按劳动分配”,怎么会是“每一个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” 2019-05-12
  • 享受性爱,女人别做7件事 2019-05-02
  • 网络投票刷礼物能不能帮孩子“争上游”? 2019-04-28
  • 一语惊坛(6月6日):矢志不渝依法治国,努力让正义不会迟到,更不缺席。 2019-04-22
  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