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
  • 贵州快3开奖结果今天 > 其他小说 > 你若是归途 > 第307章 你要不要?
        吃完午饭之后,陆青染和蓝溪一块儿去逛街。

        她好长时间没有逛街了,大学那阵子她很喜欢买包买首饰,后来生了孩子,这些兴趣都搁置到了一边儿。

        她现在几乎每天都待在家里不出门儿,已经好长时间没买过这种东西了。

        蓝溪对这方面很有研究,陆青染跟着她绕了几家专柜,两个人各自买了一个包。

        这趟过来,她们两个人都没带拍卖会上穿的衣服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好些年没买过礼服了,所以只能询问蓝溪的建议。

        蓝溪带着陆青染到了一家她比较的专柜。

        进来之后,蓝溪抬起手来指了指对面那件黑色的礼服,“喏,我觉得这件特别适合你?!?br />
        陆青染顺着蓝溪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对面那件黑色的礼服剪裁很好,款式简单大方,是她比较喜欢的风格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收回视线,笑着看向了蓝溪:“你眼光真好?!?br />
        蓝溪撩了一把头发,“那当然,好马配好鞍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这句之后,蓝溪马上走上前,让店员把那件礼服拿下来。

        接着,自己也挑了一件。十分钟以后,陆青染和蓝溪一块儿进去试衣服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这一件比较简单,穿脱起来很方便,所以她比蓝溪的速度要快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已经挺久没穿这种衣服了,突然换上,还有些不适应。

        她一边整理衣服,一边走出了试衣间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

        “是这里?”

        陆青染原本在整理衣服,猛然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,她手上动作立马就顿住了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缓缓地抬起头来,映入眼帘的,是那张五年都不曾见过的脸。

        而他的怀里,靠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分开五年多的时间,陆青染无数次想象过他们再见时的场景,但她死都没想到,现实竟然会如此地残忍。

        傅行这次来首都,是来替傅石荣处理生意的。

        傅石荣这两年身体已经不太行了,傅家树大招风,这些年来树敌不少,如今傅石荣生病,傅家?;刂?。

        傅行知道,有些事情快要结束了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,他内心空虚至极,夜深时会想起她,但却无法去见她。

        他从来不是一个会隐忍欲望的人,这些年,他身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,身体的欲望的确得到了满足,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儿。

        结束之后,又是无边无际的空虚。

        上个月,他忍不住,去了一趟江城。

        目的地是橙子念的幼儿园。

        傅行站在门口,远远地看着她牵着橙子上了车。

        这么多年了,他知道,她一直在等。

        当初分开的时候,他以为她最多坚持两三年。

        她的条件不差,有陆家做背景,就算真的有橙子,仍然不缺人想和她结婚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她一直都没有动静。

        傅行回过神来,看向对面的陆青染。

        她眼底翻涌着各种各样的情绪。和年轻的时候一样,她的情绪永远都藏不住。

        傅行收回视线,低笑了一声,低头亲了一口怀里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怀里的女人被傅行这么一亲,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她抬起胳膊来,缠上了傅行的脖子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站在对面看着这一幕,心像是被撕开了一道口子。

        用了五年的时间勉强缝合好的伤口,就这样硬生生地被他撕扯开来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迈步走到了傅行的面前,抬起手来,朝着他脸上狠狠地甩了一个耳光。

        这一下的力道,不亚于离婚的那天。

        打完之后,陆青染的掌心都发麻了。

        她死死地盯着傅行,咬牙骂他:“畜生?!?br />
        傅行无所谓地笑了笑,那眼神,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,“你哪位?”

        陆青染被傅行的眼神气得够呛,说话的声音都在抖:“你他妈……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她一句话都接不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她很长时间没有这样难受过了,心口疼得像是被人拿着刀子反复捅一样。

        之前她一直觉得,如果再见到傅行,她可能对生活重新燃起希望。

        如今真的遇到了,她才发现,这根本不是希望——是更深一轮的绝望。

        蓝溪出来的时候,刚好看到了这一幕。

        她看到陆青染表情不太好,于是走上去,扶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      蓝溪之前已经跟傅行见过面,也知道他和陆青染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蓝溪抬头看向了傅行,刚想说什么,就被傅行打断了。

        傅行对蓝溪也是一副对陌生人的态度:“这位小姐,管好你的朋友,别让她跟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傅行就搂着身边的女人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蓝溪觉得,他这个人还真是翻脸不认人。

        怎么说,之前在拉斯维加斯,她都帮过他一次。现在直接装不认识了?

        真够绝情的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爱上这样的人,纯属自虐。

        傅行离开之后,蓝溪回头看向了陆青染。

        她不会安慰人,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正思考的时候,陆青染已经开口了。

        她说:“我身上这件就挺不错的,就它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陆青染在努力让自己冷静。

        刚才的那一幕,已经彻底让她认清了现实,也彻底击碎了她心中最后一点幻想。

        为一个这样的男人浪费自己的时间,不值得,真的不值得。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买好礼服之后,陆青染跟着蓝溪去喝了奶茶,之后又买了一堆东西。

        先前蓝溪跟她说,心情不好的时候买东西可以解压,当时陆青染还不太理解这话的意思,但是,在不断刷卡的时候,她突然就懂了。

        这种片刻的放纵,真的会让人有轻松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没有哭,买完东西回到酒店之后,再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儿,她只是觉得讽刺。

        她从大二认识他,大四和他结婚,二十三岁怀孕,二十四岁为他生了孩子……

        这么多年的青春,权当喂了狗。

        她突然就想通了很多事情。

        面对这样的人,何必执着?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从首都回来之后,陆青染做出了一个决定——重新开始。

        执着了这么多年,幻想了这么多年,她也该醒过来了。

        当然,这个决定,陆青染没有和任何人说过。

        橙子虚岁已经六岁了,她上幼儿园比别的孩子早了一年,马上就该读一年级了。

        从首都回来的那天刚好是周日,晚上,陆青染跟橙子一块儿躺在床上,和她聊起了这件事儿。

        橙子本来躺在旁边儿背古诗,陆青染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,然后冷不丁地开口问橙子:“橙子,你想不想要个爸爸?”

        “想啊?!碧铰角嗳菊饷次?,橙子翻了个身,侧躺着看着陆青染:“你要给我找爸爸了吗?”

        陆青染没说话。

        橙子比一般的孩子要早熟,对父亲这个角色,她其实一直是有期待的。

        但是,她从来没正面提起来过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突然就觉得,自己这几年的执着,让橙子也受了委屈。

        如果她早点儿走出来,橙子也不用忍受这么长时间没有父亲的生活。

        当初陆青染看了很多胎教育儿的书,她很清楚父亲的角色在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有多重要。

        尽管橙子从小到大没缺过爱,也没缺过物质,但是,她的人生终归不是完整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她能早点儿走出来……也不会这样。

        “妈妈?!甭角嗳竞贸な奔涿凰祷?,橙子便喊了她一声。

        听到橙子的声音之后,陆青染回过神来。

        她侧躺着,和橙子面对面: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爸爸在哪里?他为什么不管我们?”这是橙子第一次问起来这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听到女儿这么问,陆青染喉咙里哽了一下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吗?橙子还这么小,那些残忍的事儿,她不想让橙子知道。

        思考了一会儿之后,陆青染对她说:“因为我们互相不喜欢了,所以就分开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他现在在做什么?”橙子说,“我们班上也有同学的父母离婚了,但是她见过爸爸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他在做什么?!甭角嗳疽×艘⊥?。

        橙子瘪了瘪嘴,说:“我讨厌他?!?br />
        陆青染没接话。

    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陆青染抱住橙子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“我尽快给你找个爸爸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要特别喜欢你的?!背茸臃悍幢ё÷角嗳厩琢艘豢?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笑着揉了揉橙子的头发,“还要对你特别好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可以跟姥姥和姥爷在家里?!背茸酉肫鹄醋约褐翱垂牡缡泳?,里面的女主角带着孩子离婚,孩子就被说是拖油瓶。

        她年龄虽然不大,但是记性很好。橙子对陆青染说:“我不会做你的拖油瓶的?!?br />
        从橙子口中听到这个词儿,陆青染有些吃惊。

        过后,她问橙子:“你从哪里听的这个?”

        橙子说:“电视剧里这么说的?!?br />
        陆青染直接告诉她:“别听电视剧里瞎说,你不是拖油瓶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陆青染停顿了一下,捏了一下橙子的脸,“你是我的大宝贝儿?!?br />
        当初她最艰难、最灰暗的那段日子,如果没有橙子作为精神支撑,她指不定要把日子过成什么样。

        橙子不仅仅是她的女儿,还是她的精神支柱,是她这辈子都不会放弃的宝贝。

        听到陆青染这么说,橙子嘿嘿地笑。

        陆青染看到橙子的笑容之后也被感染了,跟着她一块儿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习安路过房间的时候,听到了她们母女两个人的笑声,脸上的表情格外地欣慰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,她很少听陆青染这么笑。眼看着她一点一点变好,她甚是欣慰。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C城,城郊的一栋老房子内。

        傅行花了心思甩开了跟踪他的人,打车来到了和燕南约定好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他今天穿了一身黑,成功隐匿在了夜色中。

        下车后,傅行双手插在口袋里,朝着别房门走去。

        刚刚走进,房门打开?;璋档牡乒庀?,傅行看到了燕南的脸。

        他迈步走进去,坐到了沙发上。

        燕南关上门,在傅行身边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傅行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了一根烟点燃,吸了一口,缓缓吐着烟圈。

        沉默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,傅行才问她:“有进展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不是傅川朔?!毖嗄贤6倭艘幌?,说:“是爸?!?br />
        傅行继续抽着烟,没说话,等着燕南往下说。

        燕南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我今天听到医生说,他应该撑不过一个月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呵呵?!碧窖嗄险饷此?,傅行发出了一声冷笑。

        他将烟叼在嘴里,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,嘴角的笑容嘲讽而轻蔑。

        燕南看得有些呆,掐了一把手心之后,才回过神来。

        她调整了一下呼吸,继续说:“如果爸真的走了,我们的计划就更好进行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燕南说的这一点,倒是真的。

        其实现在,傅石荣和傅川朔都卧病不起,傅家基本上已经是他说了算了。

        傅石荣差不多是油尽灯枯了,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傅川朔,还有他的那些同党。

        傅行吸了一口烟,看向对面的燕南:“辛苦你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辛苦……”燕南说,“能帮到你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些药每天都有用吗?”傅行询问燕南。

        燕南“嗯”了一声,“每天都有用,就是不知道作用怎么样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作用是一定有的?!备敌形⑿σ幌?,“等你的好消息?!?br />
        燕南抿着嘴唇,没说话,缓缓垂下了头。

    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之后,她咬了咬牙,像是豁出去似的,抬起手臂来搂住了傅行的腰肢。

        她的动作很轻,手臂还带着轻微的颤抖。

        被燕南抱住,傅行并没有多么惊讶。

        他多年游走于花丛中,几乎没有哪个女人的心思能瞒过他的眼睛。

        燕南对他有意思,这一点,五年前他就看出来了。

        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,他才能放心地把一些事情交给她去做。

        女人的感情,就等于忠诚。

        傅行知道,这种手段是很卑鄙的,但是他从来不在乎什么手段。

        利用女人又如何?只要能达成目的,过程有多卑鄙,都无所谓。

        他之所以这样,纯粹是被傅石荣和傅川朔逼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他本不打算参与傅家的任何事情,但既然傅石荣和傅川朔强行要把他拽进来,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。

        傅行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烟头,右手摸上了燕南的头发,轻轻地顺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他一句话都没说,只一个动作做完,燕南便抱他抱得更紧了。

        燕南将头靠在傅行的胸口,动了动嘴唇,差点儿就将那句话说出口。

        还好,理智尚存,她及时地忍住了。

        她深知傅行不会对她有任何多余的感情,他们两个人之所以达成合作,是因为有同样的目的。

        互惠互利而已……

        他不会动心的。

        这些年,他身边女人不断,燕南一直都知道。

        但是,他总觉得,傅行心里是有人的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,她给不出来原因,但一直这样执着地认为。

        她之前听傅川朔说过,傅行结过婚,还有了孩子。

        但是后来,他离婚了,孩子都没要。

        当时傅川朔说这些,是想鄙视傅行翻脸不认人。

        但是,燕南却有另外的理解。

        她觉得,傅行这样的人,如果能决定跟一个人结婚生孩子,那绝对是真的爱她。

        她想,他大概是不想让对方卷入这场混乱的关系中吧。

        傅家这种环境……谁愿意卷进来呢?

        ………

        “傅行,你有喜欢的人吧?”沉默了几分钟之后,燕南从傅行怀里起来,仰起头来和他对视着。

        老旧的房子里,灯光有些昏暗,燕南就这么看着他,半天都没挪动视线。

        这绝对是她这几年里和他对视最久的一次。

        大概是因为夜深了,平添了几分勇气。

        傅行听到燕南这么说,轻笑了一声,在烟灰缸里碾灭了烟头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?!备敌星崆岬匾×艘⊥?。

        听到他这么回答,燕南凑上去,碰上了他的嘴唇。

        “傅行……”她柔声叫着他的名字,“你要不要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傅行没回复。

        他早就知道燕南存了这种心思,但是没想到,她这次竟然表达得这么直接。

        燕南的身上带着淡淡的药香,她的动作不算很熟练,应该是在这方面没主动过。

        傅行久经沙场,这种段位,不足以诱惑到他。

        他在外可以随便碰女人,但是不该碰的,绝对不碰。

        比如燕南。

        他从来没打算过碰她。

        此时,燕南的嘴唇还贴在他的唇上面,讨好地吻着。

        但是,他没有任何心思。

        傅行摁住了燕南的肩膀,将自己的身子往后退了退。

        “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儿,嗯?”傅行的声音还算温和。

        他抬起手来,指腹擦过她的下唇瓣。

        燕南闻到了他指尖残留着的烟味儿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会后悔,这件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……”燕南看着他的眼睛,“傅行,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抱歉?!备敌写蚨狭怂幕?,“我不碰已婚的女人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如果我离婚呢?”燕南下意识地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傅行轻轻地摇了摇头,“傅川朔不会和你离婚?!?br />
        燕南抿唇,“如果他去世呢?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撑不了多久了,如果他去世,我就是单身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听到燕南这么说,傅行抬起手来捏住她的下巴,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。

        末了,他微笑了一下,松了手,淡淡地说:“那等他去世了再说?!?br />
        燕南当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她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“我明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你回医院吧,免得引起怀疑?!备敌心闷鹗只戳艘谎凼奔?,已经快十一点了。

        燕南点了点头,她从沙发上站起来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。

    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,对傅行说:“爸这两天好像开始立遗嘱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傅行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“嗯,有消息?”

        “结果你应该想得到?!毖嗄纤?,“他是第一顺位继承人,公司支持他的人也不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,可以想象?!备敌械懔说阃?,“不过没关系,等他死了,结果都一样?!?br />
        他这话说得格外轻松,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。

        那一瞬间,燕南就觉得,他真的挺狠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    从小被那样对待,在那种环境里长大的人,如果不狠,到不了今天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“我先走了?!毖嗄虾透敌械辣?。

        傅行从沙发上站起来,抬起胳膊来抱了她一下,笑道:“我等你的好消息,嗯?”

        他突然抱上来,燕南心跳陡然加速。

        她调整了一下呼吸,阖眼点头:“好?!?/div>
  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