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
  •     4S店。

        在贵宾等候室的每分每秒,时念卿都忐忑不安、如坐针毡。

        霍时安坐在她的对面,捧着一杯宫梵玥命令管家送来的布丁奶茶,心满意足的大口大口喝着。他那双黑白分明,像极了霍寒景的小桃花眼,直直盯着全身每处细胞都透着急迫与不安的时念卿不放。

        而时念卿,被他那眼睛,盯得莫名有些发憷。

        霍时安长了些肉,五官也饱满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或许跟霍寒景相处的时间久了,所以,霍时安不仅容貌越来越像他,连神情都快如出一辙了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恍神的时候,总会觉得压迫。

        “安安,能不能不要一直盯着妈妈?!”时念卿心烦意乱,烦躁的又瞄了眼墙壁上的挂钟。

        离开总统府的时候,她看过霍寒景今日的回府时间:19时。

        这都马上17时了。

        可,修理车间,完全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      布加迪的跑车,都是全球限量,世界上很多顶级富豪都不一定买得到,以至于布加迪的4S店,分部极其稀少。

        据汽车网发布的消息称:整个十二帝国联盟,总共只有三处4S。

        S帝国有一处,却并不在帝城,而是,设立在沿海的港口城市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如此焦灼,这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      毕竟,布加迪特有的车漆,与其他顶级豪车的车漆,有区别。

        如此短的时间,怎么能处理好?!

        其次,宫梵玥带她来的这家4S店,适才时念卿查过地图,距离总统府,共有四十分钟的车程,这马上都要到下班高峰了,也不知道回去的时候,会不会堵车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不敢去细想,更不敢去分析。

        霍时安瞅着时念卿那大难临头的样子,他吸了口奶茶,然后说道:“妈妈,不要害怕,有宫叔叔在,他会把车修好的。其次,就算修不好,也没关系,就算被阁下叔叔知道,他责备你的话,安安会?;つ??!?br />
        时念卿听了霍时安的安慰,其实想表达:霍寒景如果真的动怒生气了,哪怕任何人来?;?,都没用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她并不想打击霍时安幼小的心灵,更不想把他父亲的形象在他心里塑造得太残暴了,所以收回盯着透明玻璃门外的视线,看向霍时安,勉强扬起一抹难看的笑容:“安安,有你这话,妈妈瞬间安心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霍时安圆溜溜的眼睛,当即在勉强的桌子上,转了一圈,随即,白白净净的小手,拿起水果叉,叉了一颗葡萄,递在时念卿的嘴巴:“妈妈,吃点葡萄。宫叔叔刚才说,你最喜欢吃这个葡萄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。

        霍时安却不依不饶,非要她吃。

        这次怀孕之后,她的口味就变得很奇怪,喜欢吃玫瑰味的葡萄,水蜜桃味的草莓。

        帝城,早就过了吃葡萄的季节。

        这些葡萄,全是宫梵玥从国外进口订回来的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吃点东西,分散了下注意力,时念卿好像也没那么紧张了。

        宫梵玥领着4S店的总经理进入贵宾室的时候,时念卿和霍时安正你一口,我一口,吃水果吃得开心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样……”瞄到宫梵玥回来,时念卿赶忙站起身,询问情况,“修好了吗?!”

        总经理听了时念卿的问话,眉头隐隐皱了皱,沉默了一会儿,他才说:“时小姐,要不然,我先带你去看看车?!”

        “好?!笔蹦钋渌呈帜霉?,牵着霍时安便要去车间看车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当她看见车的那一刻,她有些懵。虽然那长长的刮痕,被黑漆覆盖了,但是,几乎能一眼就看到那条刮痕。

        这样,也行?!

        “时小姐,这款车,是定制款。我托S帝国的布加迪总经理,查过车的型号,虽然私密信息很隐蔽,但是,车的所有设备,全是最高定制?;痪浠八?,这车的所有用料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布加迪的总经理还说,总部那边回馈的信息是:这车,当初被人定下的时候,在设计车型与款式之时,买主便买断了这款车的所有零件与用料的配方版权?!?S店的总经理,低声说道。

        时念卿有些听不明白,她皱起眉头问道:“经理,你能说得详细点吗?!”

        总经理回她:“我的意思是:这车,表面看,只是简单的刮花了车漆,但,想要拿到这款一模一样的车漆配方,很麻烦,不仅需要详细的购车资料,还要……这车的车主,当初购买车漆的版权合同,签字确认,布加迪总部才能发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听了这话,都傻了。

        总经理沉默了片刻,又说:“这车,太贵重了。我和店里的五名高级的工程人员,研究了很久,想要找出与这款车一样的车漆,作为盗版,填补上去???,这车漆,里面也不知道加了什么定制版的用料,一时半会儿,我们店里也研究不出来?!彼淙坏涟娴男形?,很卑鄙。但,眼下这情况,也只能用盗版车漆作为补救。只是,时间太仓促,压根就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,便找到一模一样的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时念卿根本听不清楚总经理,还在絮絮叨叨说些什么,她只知道,自己的耳畔,嗡嗡地响。同时,满脑子都是:完了,完了。

        总经理最后提议:“时小姐,要不然,你先把车开回去,等我们研制出车漆的配方,你再把车开过来,我们帮你修?!?br />
        开回去?!

        她如果敢开回去,现在还会站在这里?!

        呵呵~!

        宫梵玥瞄到时念卿的脸色,难看得简直找不到任何形容词形容。

        他挑了下眉头,瞄了眼随便补了个高级点的黑色车漆的车门,幽幽道:“在霍寒景回府之前,你把车开回去,下次再找个机会开出来。反正这车,他也不会随便开出门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时念卿都要哭了,咬着红唇,可怜巴巴地看着宫梵玥:“你怎么会知道,他不会随便开这车出门?!”

        宫梵玥说:“他工作那么忙,每天的政务,都处理不过来。这车牌是私密号,显然是平日闲着无聊开出去的时候,不想被国民发现他身份而特意选的。时念卿,在你带着霍时安偷偷溜出门的行为,曝光前,把车开回去,应该是安全的。大不了,过几日就算被发现了,你打死不认账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可刘宪知道我开这车出门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能说明什么?!刘宪敢主动告诉霍寒景,是他把你和霍时安放出门的?!”

        “有电子眼呢,车库那么多的电子眼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不知道动手脚吗?!你不会的话,可以让刘宪帮忙。删除一天的记忆储存,只需要去电脑室,点个‘确定’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刘宪会帮我?!”

        “他除非不想保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听了宫梵玥的这番言辞,时念卿似乎心情没那么糟糕了。也对,只要霍寒景没有发现她带霍时安出门,她把车开回去挺好,指不定三五个月他都不会发现车上的刮痕。等这家店,知晓了车漆的配方,她再开回来补一补就好了。至于刘宪那边,按照刘宪的性子,是打死他,也不敢主动承认:她开过霍寒景的车。

        如此一想,时念卿仿佛狠狠松了口气。

        **

        帝国时间:17时33分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坐上车,准备回总统府的时候,坐在副驾的楚易,拿了平板电脑,毕恭毕敬地递过去:“爷,这是徐则刚刚传过来的天网记录?!?br />
        霍寒景都懒得去瞄平板上的画面,冷沉着英俊的脸孔,面无表情地坐在后车厢,薄唇微抿:“她带太子,去了哪些地方?!”

        楚易收回电脑,认真地翻着按照时间顺序,拍的截图:“在高速上,抚顺路,金业路,川石路等等路段,被电子眼抓拍了,不过,最后从梧桐路驶入,转了三文路,便没了踪迹。三文路那条街,并没有电子眼。一个小时后,车子才从三文路使出?!?br />
        霍寒景默不作声听着楚易的汇报。刘宪亲口说的:时念卿只是带霍时安去吃张记水饺。

        而张记水饺,便从当初的梧桐路,搬至了三文路。

        在那里等了一个小时,显然是在吃水饺。

        楚易本想继续汇报行程的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在翻看天网抓拍的图片时,他竟然看见:霍寒景的那辆布加迪从三文路出来的时候,宫梵玥的车,并排从电子眼下,行驶而过。

        楚易有些不敢置信,将图片点开,放大,确定了好几遍:的确是宫梵玥的座驾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!”霍寒景坐在后车厢,等了好半晌,楚易那边却无声无息,他冷沉着嗓音开口,“后面的行程呢?!”

        那时,楚易正盯着宫梵玥的车牌盯得出神,霍寒景的声音,毫无征兆地传来,吓得他突然手一抖,平板电脑“啪~”的一声,砸在中控台上。

        原本,楚易想用最快的速度把平板捡起来的。

        可,屏幕上,宫梵玥的车,放得实在太大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只是冷不伶仃朝着楚易扫了一眼而已,便扫到了宫梵玥的车。

        几乎在顷刻一刹,楚易分明感受到:车厢的空气,骤然降了好几度。

        楚易拿着平板的手,被霍寒景那鹰隼般锋利的冷芒,盯得哆嗦不止。

        他刚要哆嗦着,翻看着记录,想要说点什么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冷森森的沙哑男音,便沉沉响起:“调出时念卿此时此刻的具体位置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背椎阃?。

        只是,翻到徐则发来的最后一张截图,楚易看清具体位置后,瞬间……连话都不敢说。

        而霍寒景似乎等得并没有什么耐心,看向楚易的眼神,又冷又狠。

        楚易被吓得头皮都是僵麻的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,徐则发来的具体位置,很难看懂?!”霍寒景冷声问道。

        楚易摇头:“不难懂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时念卿,现在到底在哪儿?!”这话,霍寒景说得有些咬牙切齿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楚易那欲言又止的模样,霍寒景莫名有些怒火中烧。显然,楚易那模样,反馈给霍寒景的讯息便是:时念卿现在的具体位置,不好说出口。

        霍寒景的大脑,在那极短的时间里,揣测过很多地点:例如,宫府,酒店,餐厅等等等等。

        然,他怎么也想不到:真正的地址,居然是……汽车的4S修理店。
  • 90年历史事件和历史口号 2019-04-17
  • 大修行者能代我们消业吗? 2019-03-29
  • 民生时评:上海支付宝回收垃圾并不现实(原创首发) 2019-03-28
  • 小米Yeelight LED智能灯二代白光版评测分析:售价59元贵不贵? 2019-03-25
  • 李殿勋提确保安全三要求 党政机关及干部尽责居首 2019-03-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