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中央环保督察河北协调联络组:抓好交办问题整改落实 2019-06-17
  • 浮世边缘的净土——山神家园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17
  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6-13
  • 海淀区苏家坨镇举办暨丙申年端午邻里节活动 2019-06-08
  •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“阿山哥”的农夫梦 2019-06-08
  •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"粽子节" 汪曾祺要吃"十二红" 2019-06-06
  • 《读药》146期:《单身社会》:一场由独居引发的社会变革 2019-06-01
  • 党员干部能不能抢微信群红包?心里要有条“红线” 2019-06-01
  • 景区发展需遵循市场原则 2019-05-26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十) 2019-05-16
  • 岳云鹏跟陈赫学打嗝 网友调侃:你教他说相声啊 2019-05-12
  • 在楼主大谈共产主义分配的时候,希望楼主先说明一下对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基本原则的理解。一个社会如果仍然存在“按劳动分配”,怎么会是“每一个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” 2019-05-12
  • 享受性爱,女人别做7件事 2019-05-02
  • 网络投票刷礼物能不能帮孩子“争上游”? 2019-04-28
  • 一语惊坛(6月6日):矢志不渝依法治国,努力让正义不会迟到,更不缺席。 2019-04-22
  •     叶泠渊看到这一幕,不由自主得生出一丝羡慕来。

        如果,顾熙然也能向林安歌这样对他,那该有多好?

        可这终归……

        他甩了一下头发,低头,对着叶梓菱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叶子,怎么样?还有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小叔,我来帮你吹吹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叶梓菱见叶泠渊的头发上还有彩粉,赶紧拉住他的手,让他弯腰。然后鼓着双腮,使劲吹了两下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叶子,真乖。好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见她如此乖巧,心中也是暖暖的。站直,掐了一下她粉嘟嘟的小脸蛋。

        顾熙然在一旁看着,心中越发不是滋味。

        如果叶宸渊还在,只怕也和叶泠渊这般。宠爱着叶梓菱,甚至比叶泠渊还要宠得厉害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人全部跑完,绿色的操场成了一片五颜六色的绚丽海洋。

        孩子们开始自由活动,相互挥洒彩粉,最后在白色的幕布上留下了自己彩色的小手印。

        林安歌和顾熙然站在一起,目光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孩子。

        叶泠渊靠近陆翼遥,摁了摁耳廓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刚收到的消息,云暮柳终于交待了‘N9’芯片的真正下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幽深的狭眸瑟缩了一下,微微侧目,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“夏博中还真是厉害,居然将芯片植入了一个女孩的手臂中,这个女孩就是他的养女马丽?!?br />
        叶泠渊的神情也变得冷锐了许多,耳廓内,还挂着微小的耳麦。

        “马丽?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微怔了半秒,似有些不相信叶泠渊的话。

    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        “云暮柳交待得很彻底,应该不会错?!?br />
        叶泠渊肯定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还不人控制起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陆翼遥眉锋紧皱,眸色犀利。声音很低亦很冷。

        “迟了一步?!?br />
        叶泠渊神色一紧,眉头深锁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早在两天前,夏博中就派人将她接回了澄海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呵,这个云暮柳还真是狡猾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她早不交代,晚不交代。等夏博中把人带走了,再开口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好好‘伺候’她,说不定还能从她嘴里撬出什么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并肩而立,迎着太阳。脸上,俱都覆着坚毅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暗夜来人了?”

        沉默了两秒,叶泠渊又低声开口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哪一位?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幽幽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咖位?!?br />
        叶泠渊勾了勾唇,冷冷一笑。

    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料峭的唇角抽了一下,一抹孤傲的笑意噙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叶泠渊所说的‘咖位’指得是谁,他当然知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这‘N9’还能吸引多少人来云京?”

        “三哥,这个人神秘莫测。这么多年,我们彼此交锋过数次,可至今我都没见过他长什么样?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的舌尖抵了抵口腔内壁,脸上有些忿忿不平。

        “他在暗,你在明。他见你容易,你见他难。更何况,这人习得一手易容术,就算见了面,你也未必能认出他来?!?br />
        陆翼遥双手抄进裤兜,棱廓分明的脸紧绷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就算他再厉害,总会有露出狐狸尾巴的那一刻。我还不相信了,抓不到他?!?br />
        叶泠渊重瞳一阵紧缩,冷傲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?!?br />
        陆翼遥没有看他,只是低沉得回了他一句。

        这时,欢快的音乐响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两人同时抬眸看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他们看着操场上相互追赶着的那些天真活波的孩子,看着他们一张张如花的小脸,顿时感到肩上的重担又加重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打算的?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突然对着叶泠渊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准备先去澄海把‘芯片’拿回来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看着他,目光十分坚定。

        “我问得不是这个?

        陆翼遥挑眉,朝背对着他们站着的顾熙然和林安歌望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不是这个?那是?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这才明白过来。心‘突突’跳得飞快,耳后,莫名泛起了红色。

        “就这样,挺好?!?br />
        他想了想,耸了耸肩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挺好?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反问了他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无奈道。

        “放弃了?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偏了偏头,看了他一眼。

        “不想放弃,可是又能怎样……”

        狂妄不羁的叶家三少,第一次对一件事情,如此没有信心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陆翼遥没有给他意见。

        感情的事,往往是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

        叶泠渊不比宫南凌,他不好多说什么?

        彩虹跑结束,休息了一会儿,便开始了第二个项目。

        这一次,不是全园一起,而是分班级进行。

        大、中、小班的项目各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大班的活动是三人四足。

        小孩站在中间,两只腿分别和爸爸妈妈的左右腿用弹力绳绑缚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这很考验家长和孩子的默契度。

        大家先练习了一会儿,林晏晏这一家问题不大,可叶梓菱‘那一家’就有些问题了。练了几次,步伐老是无法统一,叶梓菱还差点摔倒。

        “三弟,要不,这个项目咱们不参加了?”

        顾熙然有些沮丧,同时也有担心叶梓菱。

        “都参加了,就咱们不参加不太好吧?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朝其他正在认真联系的家庭看了一眼,眯了眯眸。

        “我担心小叶子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有我在,你不用担心?!?br />
        叶泠渊看着她,唇角微弯。他的嗓音很好听,既有着男子独有的刚毅,又有着别样的温柔。低沉之中带着一丝磁性。

        顾熙然心底莫名滑过一抹悸动,那一汪平静的心湖圈起了层层涟漪。

        她不敢看他,别过头去,看着前方。

        “来,咱们再试试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伸手,像其他人一样,展臂,伸过去,揽住了顾熙然的腰。

        他的手抚在顾熙然腰间的那一刻,顾熙然有如触电,全身一阵酥麻。心‘砰砰’跳得飞快,心湖漾起一阵阵的水花。

        “来,按照我的节奏和方法,咱们一定可以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叶泠渊也是一样,指端像是着了火。强压着内心的悸动,偏头,对着顾熙然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顾熙然脸颊绯红,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。为了叶梓菱,她只有努力向前。

        “一、二……一、二……”

        配合着叶泠渊的节奏,三个人第一次整齐得走了一段。

        “哇,还是小叔厉害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叶梓菱忍不住拍起手来,红扑扑的小脸显得很是兴奋。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河北协调联络组:抓好交办问题整改落实 2019-06-17
  • 浮世边缘的净土——山神家园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17
  • 世界杯视频直播:19日凌晨0150 突尼斯VS英格兰 2019-06-13
  • 海淀区苏家坨镇举办暨丙申年端午邻里节活动 2019-06-08
  • 台东鹿野返乡青年“阿山哥”的农夫梦 2019-06-08
  • 名家笔下的端午梁实秋戏称"粽子节" 汪曾祺要吃"十二红" 2019-06-06
  • 《读药》146期:《单身社会》:一场由独居引发的社会变革 2019-06-01
  • 党员干部能不能抢微信群红包?心里要有条“红线” 2019-06-01
  • 景区发展需遵循市场原则 2019-05-26
  • 在战火中诞生的党中央机关报(连载十) 2019-05-16
  • 岳云鹏跟陈赫学打嗝 网友调侃:你教他说相声啊 2019-05-12
  • 在楼主大谈共产主义分配的时候,希望楼主先说明一下对马克思关于共产主义基本原则的理解。一个社会如果仍然存在“按劳动分配”,怎么会是“每一个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” 2019-05-12
  • 享受性爱,女人别做7件事 2019-05-02
  • 网络投票刷礼物能不能帮孩子“争上游”? 2019-04-28
  • 一语惊坛(6月6日):矢志不渝依法治国,努力让正义不会迟到,更不缺席。 2019-04-22